全部新闻>正文

网传95%的民宿都在亏钱?业内人士:还没到回报期

2017-02-20 07:31 | 钱江晚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从2010年到2015年,杭州民宿数量增长了7倍。不过,火热的民宿潮,也让不少投资人经历了冰与火的洗礼,开个民宿很容易,但想靠民宿赚钱,却很难。

浙江的时尚民宿越开越多。潘侠 摄

现在都市的生活节奏太快,你是不是经常想找个风景优美的地方,静一静,充一下电?去乡下的民宿住几天,是个不错的选择。这几年民宿火了起来,稍微有点时尚感的,动辄每晚上千元。站上风口的民宿,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投资人。从2010年到2015年,杭州民宿数量增长了7倍。不过,火热的民宿潮,也让不少投资人经历了冰与火的洗礼,开个民宿很容易,但想靠民宿赚钱,却很难。

做餐饮的、卖药的都来跨界

杭州民宿5年增长了7倍

大约6年前,外婆家创始人吴国平爱上了民宿,之后这个60后大叔全身心投入这个产业。许多人不知道他的第一件民宿叫不舍青龙坞,位于浙江桐庐,只有4间房。眼下他更是正在打造的自己第二个民宿项目野马岭中国村,一口气将浦江马岭脚村的70多间拥有近百年历史的黄泥房,结合自然环境进行整体改造,预计今年上半年开业。

跟文字打了10多年交道后,70后朱子一最近每到周末就变身“包工头”,在杭州跟径山之间往返。在那里,属于他的民宿已进入最后的装修阶段,预计今年年中开业。朱子一给自己的民宿取名“止溪”,这跟地理位置有关,院前是浙北最大水系苕溪的支流,皮划艇漂流从中而过,院子里朱子一还特意引入一条小溪流。不过,开民宿可不仅仅因为风景好,朱子一说,这个民宿其实是丈人老房子重新改造的。“对我们喜欢交朋友的人来说,大家喝喝茶聊聊天,将农村的房子打造成分享项目,才有意义。”朱子一说。

80后小贝,独自一人在富阳新登住了好些天了。因为他和四个小伙伴,要在那里开一个名为“花迹”的民宿,下个月15号客房全部对外开放。小贝告诉记者,自己第一份工作是品牌零售,其他的合伙人中有的是做医药的,有的是做网络金融的,几乎跟民宿都没什么关系。

小贝之所以要开民宿,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作为一个参加过新概念作文大赛的文艺青年,开民宿这个跟文艺搭边的事情,就是自己喜欢的事。

吴国平、朱子一、小贝,年龄不同,身份不同,职业背景也不同,而他们却纷纷投身民宿。有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6年间,各地民宿数量呈爆发式增长。

杭州民宿协会执行会长夏雨清告诉记者,就全国范围来说,2015年有4万家民宿,2016年这个数字变成了5万。在莫干山,过去这一年,民宿数量从2015年的300多家,一下子增加到600家。据统计,杭州2015年的民宿数量已经是2010年的7倍。最新的数据显示,2016年杭州登记在册的民宿超过2800家。10年前,西湖边40元一张铺,10年后,特色民宿已达1500元/天。这些年,民宿租金上涨,200平方米左右的民宿从原来20万元/年,到现在的40万元/年,且民宿装修成本也逐年提高,一栋200平方米的精品民宿装修投资在100万~200万元。

“开青年旅舍客栈是背包族,而开民宿的往往是文艺青年。”夏雨清说,刚开始是媒体人、设计师跨界开民宿,现在各行各业都来了。

200万开民宿,收入还没上班高

民宿已经开始大洗牌

有人进场,也有人撤离。杭州80后女孩Nana,刚脱手了一间民宿。

2014年8月,Nana在白乐桥的民宿开出来了。5个朋友一起,投入了将近200万元,2层半小楼一共有8个房间。这个规模在白乐桥算中等,房价从380元到780元不等,也算是中等。

Nana说,当时白乐桥已有100家左右的民宿了,每年还以几十家的数量在增加。“刚开始,我们的生意还是不错的。一个剧组还包下了一段时间,写写剧本、搞创作。”很快,Nana发现,市场对民宿这一业态的热情淡了。“最淡的季节是冬天,有时几天都看不到一个客人。”

“当你的爱好变成了赚钱的工具,体验就没那么好了。”Nana解释,当了老板后会发现,员工只有一个前台和阿姨,很多事情都要自己做,既要懂电脑,还要懂水电。“安装家具、换灯泡、疏通马桶、剪花草、买菜烧菜,各种活都要自己做。”

到了2016年年中,大股东手头缺资金想退出,几个人一商量,干脆就转让了。“我不是特别看好这个行业,大亏不会,想赚钱比较难。这两年转让的不少。”Nana算过,自家平均50%多入住率,除去房租日常开支等,有一点微利,但从整个投资回报率来说很低,还没有上班收入高。跟存银行定期差不多。”

按照Nana的说法,民宿是否赚钱跟入行早晚关系不大,早开,房租低一点,压力相对小一点,但开得越久,装修一定就越老,而现在年轻人喜欢新鲜,按照行业规律,5年左右要翻修一次,到时又要投入一大笔钱。

在成为民宿协会执行会长之前,夏雨清是业内公认的莫干山民宿第一人。“初遇颐园时那不过是栋无人打理的破房子,院里长满一人多高的荒草,雨水滴穿了2层楼板,从屋顶漏到了一楼。前门是锁着的,我是直接从窗户翻进去的。”2005年,夏雨清租下了这幢一年租金不过5000元、还无人问津的民国旧别墅,重新装修改造,基本上一年就可回本。

“在莫干山,虽然总体客流量在上升,平均入住率下降,但因为租金低,一幢房子每年五六万元,两三年收回成本挺多的。”夏雨清直言,杭州想要这么快收回成本很难,因为房租贵,房价却上不去。“杭州开一家民宿,签了10年,第5年能收回成本就不错了。民宿绝不是赚大钱的行业。”夏雨清说,按照一家民宿8个房间的体量来算,开10个民宿,也不过80间房,这个体量还比不过经济型酒店,而且民宿还不能“翻桌”,没有钟点房。

网上有一个消息称,95%的民宿在亏钱。在夏雨清看来,这个说法是真的。因为,大量的民宿是在2014、2015年投资的,眼下还没有到回报期。

高租金不可怕

民宿管家才最稀缺

毫无疑问,民宿的发展是以住宿为导向,同时还带有和当地人、当地文化的碰撞。

“其实一个人哪有那么多呆可以发。跟当地人打牌聊天也是好的。”朱子一此言非虚,径山属于余杭,按理说大家都应该说的是余杭话,不过,朱子一发现,这里每个自然村方言不同。“有说闽南话的,有说安庆话的,还有说河南话的,我挨家挨户走访,还真是那么回事。”朱子一说,除了聊天,他还抓鱼、挖笋。

表面上看,开民宿是一部分人的生活方式,但实际上,这是一次精神上、文化上的寻根运动。比起财富,这些人更重视自己的个性和爱好,希望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渴望摆脱都市生活压力,很渴望亲情与健康,回到大自然的怀抱。

不过,对于朱子一来说,眼下找到一个合适的民宿管家成了一桩烦恼事。在杭州民宿协会执行会长夏雨清眼中,管家才是这个行业今后继续发展最大的痛点。

“主人可以不在,但管家必须时刻在线。之所以莫干山民宿做得好,其中一个原因是,原先不少在外工作的年轻人都回来了, 他们身上嫁接了城市与乡村,”就在这个月,夏雨清在莫干山成立了中国首家民宿学校。第一个项目就是民宿管家的培训。“20个人参加培训,有100家民宿过来对接。”(完)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