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正文

进食障碍症者讲述经历:一旦成进食障碍症患者,回头太难

2017-03-15 11:04 | 都市快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2013年的时候,我只剩36斤,别人看我像骷髅头一样了哦,我自己看自己还觉得挺好的。”现在清醒过来的云再看自己36斤时的照片,不寒而栗。

我们一定已经在网上看过很多 厌食症患者的照片,瘦到只剩一副骷髅,有些甚至器官衰竭而死,但似乎他们离我们总是有些遥远。但最近,浙江省立同德医院心身二科副主任、副主任医师马永春告诉我,他救治过的 一位进食障碍患者愿意站出来,用她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进食障碍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网上那些“大胃王”,很可能都是骗人的,千万不要受蛊惑。

这位患者叫云(化名),今年33岁,浙江人, 最瘦的时候,1.6米身高的她体重只有36斤,几度休克濒死。前几天, 我和她通了两个小时的电话,仔细听她跟我讲她得病、发展、好转的人生感悟。

云最瘦的时候只有36斤,现在恢复到七十多斤。

十四岁一次肠胃炎后 诱发厌食症

云父母是做生意的,她从小跟着外公外婆生活。 少女时的她是一名运动健将,身体素质很好。14岁时,她身高1.58米,体重85斤左右,对于一个发育期的女孩来说,略微偏瘦,但还算标准。

云小时候是个胖乎乎的可爱小姑娘

不幸的是,有一次云和篮球队同学一起去县城参加比赛,几个人在不卫生的小摊上吃了很多烧烤肉串什么的,结果集体拉肚子, 得了肠胃炎。

外婆心疼她,给找了个在当地名气很大的土郎中,想给云调理调理。

“那个郎中说我要忌口,每天除了他的草药、泡饭配豆腐乳,别的一概不许吃。我外公外婆很相信他的,就拼命管牢我。”

正在发育期的云,被迫吃了三个月的泡饭配腐乳,无论她怎么馋,外公外婆都不让她吃别的任何东西。 结果三个月后,她先天素质中可能就存在的厌食症因子被激发了,她变得对任何食物都很排斥,吃什么吐什么。

无法再吃东西的云体重持续下降, 到了初二下半学期,她的体重只剩60斤,不得不休学。

后来,她去省立同德医院,当时的副院长冯斌确诊她得了厌食症,云住了一段时间医院,后来回到家慢慢调整。 19岁的时候,她的体重涨回到了96斤,这大概是她到现在,体重最重的时候了。

这是云(图右)19岁的时候,这大概是她最胖的时候了,有90多斤。

然而,好景不长,就在云全家都松了一口气,云重新去一所技校读了十一个礼拜的书后,她因难以适应集体生活,厌食症再次发作。

从厌食症发展到贪食症 36斤的时候看自己还嫌胖

如果说厌食症的时候,云还能够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不正常的,那么病情发展到她开始暴食和贪食的时候,她的思维也已经混乱了,她开始有了体像障碍。

“20岁以后,我看人跟普通人不一样了。我的大脑和肠胃习惯自己瘦瘦的感觉了,别人看我太瘦,我还觉得自己太胖。”

这段时期的云,开始了 “暴食-催吐”的循环。她不停地吃东西,吃很多很多,然后再吐,有时候觉得自己还没吐干净,就喝饮料,把胃“涮干净”了再吐出来。觉得自己还没吐干净,就再大把大把地吃泻药。

那个时候,云买饮料不是一瓶一瓶买的,是一箱一箱买。排毒通便的泻药一次能吃20粒,大大超出推荐剂量。

十几年前的时候,云每个月买食物和泻药的费用就要达到两万元。

因为催吐,胃酸倒流腐蚀牙齿、大量喝碳酸饮料、天天吃糖,云的牙从20岁开始变坏,到26岁时全部掉光,嘴巴里一颗牙都没了,且牙槽骨萎缩,现在想再种植牙都很麻烦。

因为胃酸、碳酸饮料、糖的腐蚀,云的牙在26岁就掉光了。

暴食的时候,云是瞒着父母的,父母知道了,最严重的时候拿铁链把她绑起来,把钱全部没收,也没有用,她摆脱不了暴食的欲望。

“2013年的时候,我只剩36斤,别人看我像骷髅头一样了哦,我自己看自己还觉得挺好的。”现在清醒过来的云再看自己36斤时的照片,不寒而栗。

这十几年里,云也是几度住院、出院、复发,因为不愿意好好配合治疗,所以病情一直没有得到缓解。

36斤的时候,云几近衰竭,基本卧床,因为低钾血症,还几度休克,濒临死亡。

在她36斤的时候 一件极小的事把她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在这段时间里,云的家庭因为受她病情的影响,也濒临崩溃。

她有一个小她五岁的妹妹,身高1.65米,17岁的时候体重120多斤,因为受她影响,也开始节食减肥,将近一年的时间,一点东西都不吃,一年时间瘦到70多斤,但月经也不来了。还好她妹妹送医及时,后来没有发展到厌食症,送到省立同德住院一个多月后治好了。

她的爸爸无心打理生意,家庭经济一落千丈。

在她36斤的时候,一件极小的事把她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那时候我妹妹生了一个女儿,小婴儿很可爱,有一天她在婴儿床上哭了,边上没人,她眼泪汪汪地看着我,我想把她抱起来哄哄,可我发现我连一个小婴儿也没力气抱起来了,只能看着她哭。”

这件事情突然触动了云,让她抛弃了自暴自弃的想法,决定配合医生治疗。可当时,她的体重已经太低了,没有医院、医生愿意接收她了。

“因为体重太低了,很可能救不回来了。当时只有省立同德的王鹤秋王主任接收我了。王主任对我很好很好,只要值班就来看我,跟我讲话。医护也很细心,我吃不下去药,他们就把药敲成粉喂给我。我真的很感谢王主任,是他把我从死亡边缘救了回来。”

这样的病人自我心理上的配合对治疗起着很重要的作用。云这时候自己愿意配合了,再加药物、心理治疗、正常吃东西,她终于慢慢好起来。

再后来,马永春主任对她进行后续的治疗和心理辅导。到现在,她的体重维持在七十多斤,虽然偶尔还是要返院巩固一段时间,但基本能维持在正常人的水平,不再厌食,也不再暴食了,自己有生活自理能力。

“我要特别谢谢冯斌、王鹤秋、马永春三位医生,如果没有他们对我的不放弃,我可能已经回不来了。”

她觉得网上的“大胃王”直播 千万不要学

清醒过来的云再次看自己过往将近二十年的人生,觉得自己简直是做了一场长长的噩梦。她现在闲在家里,无聊时上网,看到网上有很多以能吃为主题的直播主播,震惊了。

“你网上打几个关键词,就会出来很多吃播、大胃王比赛的直播和视频,那些人都不胖,但是吃得非常多,一次可以吃50个包子啊,十桶方便面、八斤米饭啊等等, 我看着他们吃,就想到以前得了暴食症时的自己。”

一位主播在吃大量食物的视频截图

马永春主任叫她不要看这些视频,会对她有影响。

“所有的进食障碍患者,既有先天因素,又有后天诱发的因素。青少年很容易受到比如减肥节食、暴食后吐掉就不会胖等诱惑,很容易有样学样陷进去。如果这个人正好有进食障碍的先天因素,一旦被后天诱发,很可能就回不了头,或者像云一样回头非常困难。而我们事先并不能知道,谁的体内有这种先天因素。 所以我是坚决反对给青少年灌输以瘦为美的观念,坚决反对网上这些直播大量非正常进食的吃播和视频,这对青少年一点好处都没有,即使给没有任何问题的人看,也起到很不好的示范作用。”

去年8月份,马永春主任也曾告诉我,网上有一个“催吐吧”,里面聚集了全国各地的“兔子”(以暴食-催吐为特征的群体中人的代号),都以暴食而瘦为荣。她们聚集在一起,互相诱导,终日陷在“吃-吐”的死循环里,很多人都因此引起严重的并发症送医抢救。而出院后,一旦她们再次接触到这个团体这个环境,很容易再次复发。都市快报为此在2016年8月23日做了《又想吃又想瘦她们竟然想办法催吐,医生警告:一旦成瘾,很难治疗》的整版报道,在全国引起广泛反响,并最终促使“催吐吧”的消亡。

“但一个催吐吧消亡了,这些进食障碍患者可能会在另外的地方再聚集起来,我们一定要再三教育青少年们,不要和这些人接触。”

当时,我采访的那位“兔子”也提到过,有些美食直播的主持人,就是同一个群里“兔子”。

云以过来人的眼光看这些主播们,尤其容易看出问题,她们虽然都化着精致的妆容,但有些特点是掩饰不了的。

“我看到杭州也有一个主播,我前期看她还有牙齿,到后来半副牙齿没有了。这肯定是暴食-催吐,胃酸返流腐蚀牙齿造成的。他们喝饮料的形式跟我一样,都喜欢吃碳酸的,而且一大瓶一大瓶死命喝,为了吐的时候好吐些。”

云觉得如果换她还在暴食症的阶段,看久了肯定会去模仿,因为又能过嘴瘾又有钱赚,但她觉得如果不制止他们,将来他们也会发展到像她一样的结果。 所以她要站出来,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进食障碍对自己、对家庭的伤害会有多么巨大。

“网上也有说是经过专门训练才能吃下这么多食物的,我不大相信,因为即使吃得下,这些食物的营养也要消化吸收掉才行,那就会变很胖,不可能一直那么苗条。这么暴饮暴食一定是伤身的,除非真的是有天赋异禀。”(原题为《身高一米六的她 最瘦时只有36斤! 她的牙全掉光了 几度休克濒死》谢谨忆/文)(完)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推荐搜索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