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正文

宁波乡村医生紧缺:七十岁村医还出诊,八十岁乡医仍坐堂

2017-03-20 11:07 | 宁波晚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乡村医生是一方百姓的健康守护者。随着村医群体的逐渐老化,不少村里的卫生室面临空置和后继无人的尴尬。而乡镇级卫生院同样遭遇人才结构性短缺的问题,招人难,留人也难。

 七、八十岁,原本是该在家颐养天年的年纪。不过记者近日走访宁海的部分乡村发现,在当地,70岁的村医还在出诊,80岁的乡医还在一周五天坐门诊,折射出乡村医生紧缺的现状。

 乡村医生是一方百姓的健康守护者。随着村医群体的逐渐老化,不少村里的卫生室面临空置和后继无人的尴尬。而乡镇级卫生院同样遭遇人才结构性短缺的问题,招人难,留人也难。据了解,宁海的乡村医生紧缺状况在宁波并不是个例,宁波各地的乡村都面临同样的问题。有业内人士疾呼,这一现象如不扭转,费大力气建起来的基层医疗服务网络将面临断层。

【现状】

七十岁村医坚守了46年 光血压计就量坏了5个

 村医俞家兴为村民们量血压,已量坏5台血压计。

 宁海县深甽镇大洋村,一个距离深甽镇还有半个多小时车程的小村子。今年70岁的俞家兴,是周边2000名村民里唯一的村医,他从1971年开始当赤脚医生,如今已经在这个岗位上坚守了46年。

 大洋村的卫生室,就设在俞家兴家的客厅里,客厅的一角用玻璃隔开了一个小药房,里面放着几十种常用的药品。附近村民们有个头疼脑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找俞家兴。

 “我这把年纪,早就不想做了。”如今俞家兴的三个儿女都事业有成,儿女们多次提出希望父亲能在家养老,俞家兴自己也多次萌生退意。

 乡村医生收入不多,责任不小。几年前,俞家兴曾把柜子里药都清空了,打算不再为人看病。但后来总有村民来找俞家兴求医问药,乡里乡亲的找上门来抹不开情面,他又把卫生室的药慢慢配起来,不过静脉输液针他是再也不打了。

 俞家兴说,村子里如今多是老年人,各种慢性病很多。他打开柜子给记者看,光是为村民量血压,就量坏了5个血压计。大洋村偏僻,年轻人不愿来接手当村医。俞家兴想着,乡亲们量个血压也要坐半个多小时汽车去镇里,实在不方便,所以自己暂时坚持着。但究竟能坚持多久,他自己也说不准。

 年龄结构老化,队伍青黄不接,这是宁海县村医群体的现状。据统计,目前全县共有200多名村医,60岁以上的占一半以上。老村医年事已高,一些新毕业的大中专毕业生又不愿去农村当村医。

 返聘的八十岁乡医一周五天坐堂 乡镇卫生院三年招98人走了78个

 80岁的王官良坚持每周坐5天门诊。

 70岁的村医俞家兴如果遇到深甽中心卫生院的王官良,还要叫一声老大哥,因为这位在四里八乡小有名气的老中医,今年已经80岁。

 在深甽中心卫生院王官良的诊室里,挂满了患者送来的锦旗。这也是为什么王官良在退休多年后,仍被卫生院挽留返聘坐诊的原因。如今,王官良每周坚持五天坐堂门诊,从他家里到卫生院有2公里山路,他每天坐公交车来往,风雨无阻,遇上节假日也不休息。

 王官良自己也有多年的高血压和糖尿病,如此高龄还坚持坐诊,他说一方面是因为卫生院缺人,一方面自己也不忍心看乡亲们为看病折腾。王官良在深甽行医60年,现在平均每天接诊十几位患者,虽然看起来数量不多,但有不少病人都是奔波一个多小时山路辗转前来,他不想让病人失望。

 “培养一个中医,时间周期长,不坐十年以上冷板凳很难出师。”深甽中心卫生院副院长袁巍巍告诉记者,卫生院已经在培养自己的中医医生,不过他们想要成为王官良这样的好医生,还有待时日。

 与村医岗位相比,乡镇卫生院的医生都是有编制、有工资的“铁饭碗”,但这同样无法扭转乡镇卫生院人员紧缺的状况。袁巍巍说,卫生院难招人,也难留人,他印象最深的是2014年,当年深甽中心卫生院共有14名医生先后辞职,大多都去了其他待遇更好的医院。

 据宁海县卫计局统计,2013年-2015年的三年时间,全县乡镇卫生院共招录98名医务人员,同期辞职人数也达到78人,其中辞职的绝大部分都是临床医生。目前全县乡镇卫生院临床医生缺口还在100人以上。

【分析】

乡村医生紧缺并非个案 待遇保障差晋升通道窄难留人

 乡村医生紧缺,宁海县的情况并不是个案。在宁波的偏远乡村,都面临这种状况。在奉化的大堰镇,村医也多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年龄最大的73岁。去年,有来自余姚的市人大代表在去年市两会期间提交议案,希望关注山区乡村医生逐年减少的状况。在余姚市陆埠镇山区,村医年龄最小的52岁,最大的已经73岁。

 县、乡、村三级基层医疗服务网,是当地居民健康的有力保障。基层医疗网保障能力不强,势必造成人们看病往上级医院跑。宁海县政协委员、宁海县城关医院院长王雪峰在今年宁海县两会上的提案中指出:据初步统计,目前宁海县内就诊率停留在65%左右,其中选择在乡镇卫生院住院的在10%左右;仍有35%以上的居民选择到上海、杭州、宁波等大医院就诊,而实际上只有10%左右的病人确需到县外三级以上医院就医解决。

 为什么乡村医生岗位上难留人?宁海县卫计局人事科有关负责人介绍,从乡医层面来看,主要是待遇低、晋升通道窄。而从村医层面上来看,村医都是体制外的,收入不高,风险不小,因为工作环境太偏僻,年轻人都不愿去。再加上近几年,宁波乃至省内外一批大的医疗机构的兴建,以及县级医疗机构也陆续扩张,对人才有“虹吸”效应,自愿到农村社区工作的临床医生更是少之又少。

 各地乡镇医生待遇的差别,也导致人才的流动。去年底,鄞州区的一家中心卫生院面向社会公开考录临床医生3名,入围的3人全部是宁海的医生。其中有两位来自县级医院,一位来自乡镇卫生院。

【对策】

 乡村医生人才紧缺问题怎么破?定向培养有作用但远水难解近渴

 乡村医生人才紧缺,有业内人士疾呼,这一现象如不扭转,费大力气建起来的基层医疗服务网络将面临断层。

 这几年来,宁海县人社局和宁海县卫计局放宽了具有执业资格临床医生的考录条件。但即使放宽条件去招人,效果仍不理想。今年宁海县面向乡镇卫生院招12名编制内医生,学历只要求专科以上,也不要求全日制,年龄放宽到40岁以下,即使这样仍只有14个人报名。最后只得核减考录指标5个。

 从去年开始,宁海县开始实施农村社区医生定向培养计划,计划用三年时间委培本地生源医学生100名。因为大学毕业出来就能就业且有编制,这项政策很受宁海当地考生的欢迎。15名定向培养的本科生中有一半达到了一本院校的分数线,20名专科生的高考分数大多数上了本科线。不过由于医学生培养周期长,一名本科毕业生加上毕业后的规培要8年才能工作,专科生也要5年时间。就算所有的委培本地生源一个都不流失,这“远水”也暂时解不了“近渴”。

 乡村医生人才紧缺的问题究竟该怎么破解?宁海县第一医院的郭琴华在今年宁海县两会上建议,“增加宁海县一体化管理村卫生室医务人员编制”,以破解一些村卫生室面临“有房无人”,医务人员青黄不接的困境。建议对村卫生室从业人员定岗定编,由乡镇卫生院统一缴纳“五险一金”,享受编内职工同等福利。

 而对于乡镇卫生院的人才困局,李和杰认为,如果能灵活基层卫生院的奖励机制,增加职称名额、拓宽晋升通道,这样乡镇卫生院在留人的时候,也会更有底气。(记者 孙美星 通讯员 王珍珍 文/摄)(完)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