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正文

探访鹿城刑大DNA实验室:法医神探让物证“开口说话”

2017-03-20 17:40 | 温州商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实验室的器材虽然很烧钱,更新换代也较快,但它们的强大功能是无可替代的,而且随着技术的发展,变得越来越重要。

如今,DNA证据在侦查破案和刑事诉讼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是当之无愧的“证据之王”。去年,轰动全国的甘肃白银连环杀人案嫌犯被抓获归案,让公众见识到DNA技术的威力。

去年8月,鹿城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建成的DNA实验室正式投用,仅半年时间,通过对900多起案件2000多例检材的检验,为300多起案件提供侦查线索。

几天前,记者探访了这间带着神秘色彩的DNA实验室,看看法医们是如何工作和破案的。

这台设备价值200多万元

实验室“高大上”核心设备价值200多万元

在鹿城刑侦大队九中队指导员邵翔的带领下,记者前往DNA实验室一探究竟。电梯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LOGO,下面写着一行字——刑事技术检验检测中心。

还没等我们发问,邵翔便饶有兴致地做起了讲解员,“你看上面这个图形像不像一个迷宫,其实我们的工作就是破解‘迷宫’,找到正确的路径。”

说着,来到了实验室的办公区。办公区和实验区隔着一道铁门,输入密码才能进入。邵翔透露说,为保证检测的准确率和高效性,工作人员必须在安静、无尘的环境中作业,里面的窗户是双排窗,连空气也是经循环系统过滤的,非实验人员一般不得入内。实验室一旦受到污染,需关停一个星期。

在民警的允许下,记者换上专业装备,并经过消毒后,得以进入实验室进行短暂的参观。

目前,该实验室主要分为四个区域。第一间为提取室,把现场得到的物证做好保存并进行DNA提取。在各房间中,为防止样本被污染,各程序间的传递是通过小小的传递窗来完成的。

第二和第三间为扩增及扩增加样室,也就是通过营养物质及温度波动,让提取到的DNA片段进行大倍数的扩增,以便进行下一步的DNA测序。

最后一步的测序便是所有环节中的核心部分,检测室内的DNA测序机是所有设备中造价最高的,光一台设备就要200多万元,它就像一台翻译机器,将每个人的DNA信息用图形及数字的形式来体现,方便法医对产生的图谱、数据进行判读。

“实验室的器材虽然很烧钱,更新换代也较快,但它们的强大功能是无可替代的,而且随着技术的发展,变得越来越重要。”邵翔说。

两名法医在里头做实验,全程没有交流。

工作枯燥压抑,案件告破是最大“兴奋剂”

目前,鹿城刑大DNA实验室有三名法医民警,黄坤玉是其中之一。

黄坤玉是毕业于宁波大学的一名研究生,所学专业是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可以说是专业对口。

对于自己的工作,黄坤玉说,刚开始觉得很沉闷,因为每天的工作就是守在机器面前做实验,有时一个小时才能做出一个样本,整个流程做下来,一般要六七个小时,有时做完一轮测试要一整天,确实挺枯燥。而且,法医民警的工作常态是24小时开机,有案件随叫随到,“只要一有案件,夜里也要赶到实验室。由于实验室是一个密闭的空间,到了晚上真是静得可怕。”

采访当天,记者透过玻璃看到两名法医在里头做实验。操作全程,两人始终没有说话。“大家都做自己的那部分,因此很少会交流。乏了就站在窗台前看看南塘的风景,然后接着做实验。”黄坤玉说。

实验室主任王晓武补充道:“做DNA检测,样本提取的浓度和纯度最为关键,而人体是最大的DNA源,实验人员之间减少交流,也是避免造成污染的重要一环。”

黄坤玉说,实验室的工作需要耐得住寂寞,除了重复性,技术性也很强,不仅仅是把样本放入仪器那么简单,而是要通过更好的操作方法,获取更精准的实验结果。而且,实验室也存在一定的风险,比如接触过多刺鼻或毒性的试剂,会对身体造成一定伤害,因此他们在实验前,会尽量做好防护措施。

“DNA实验室就像是没有硝烟的战场,法医深入细胞,捕捉游离的基因片段,让其变成确凿的证据。虽然工作既累又枯燥,但每当实验结果帮助破案时,大家就感觉一切的付出都值得了。”王晓武感慨说。

办公区和实验区之间隔着一道铁门。

人走有迹,做了坏事就能把你揪出来

那么,DNA究竟有哪些强大的功能?

面对记者的疑问,邵翔欲言又止,“这么跟你说吧,人走有迹,只要你做了坏事,通过DNA都可以把你揪出来。当然,有些技术未来才能实现。”

在记者之前所报道的案件中,已有DNA技术帮助破案的诸多先例。2009年,一名少女在温州坐出租车时被拼车乘客李某甲强暴,出租车司机坐视不理。事后,警方通过DNA数据库比对发现,出租车司机李某乙竟涉嫌三起强奸案,最终两人均被绳之以法。

记者了解到,目前鹿城刑大DNA实验室服务的案件,以侵财类、拐卖类案件为主,成立仅半年已为900多起案件提供技术支持。

除了破案,DNA技术的一个重要作用是帮市民找回失散多年的亲人。多年来,温州市公安已对福利院的儿童进行了DNA取样,并录入全国打拐DNA数据库比对。通过他们的努力,让许多离散家庭重获团聚。

邵翔提供了这么一个案例:20多年前,一名两岁女童在市区走失。多年来,孩子的母亲一直未放弃寻找,也一直向警方寻求帮助。去年底,鹿城警方通过多方查找和数据比对,找到了疑似对象,并最终通过DNA检测,确认双方的血缘关系。

“能够帮助失散多年的两代人找回亲人,对于我们法医来说,心里也很欣慰。”邵翔说。(记者 徐家琪 徐再杰 通讯员 李妍妍)(完)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推荐搜索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