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正文

创业尚缺500万,他周旋于三女子之间想尽各种办法“融资”

2017-03-20 18:14 | 余杭晨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法庭上,被告席上的朱某仰着头说:“我不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我从没有骗过钱,这些钱都是我借的,我只是目前融资没成功,以后肯定能还”……

“我不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我从没有骗过钱,这些钱都是我借的。我只是目前融资没成功,以后肯定能还……”站在被告席上的朱某仰着头说。

 “你借钱的理由五花八门。生意失败要借钱,吃饭要借钱,手机坏了、脚受伤了、生病了要借钱,还说要交印花税缺钱。请问你没有房产,哪来的印花税?”

 “我承认有部分理由是假的,但是借的钱我以后肯定会还的,虽然我暂时没有偿还能力,但是开公司做生意肯定是奔着改善生活去的,我相信我未来有能力还。”朱某极力辩解。

 3月17日上午,余杭法院开庭审理的这起诈骗案,被告人朱某不仅有外债还背负几段“情债”,他为自己辩解起来还理直气壮。

 38岁的朱某,衢州人,本科学历。他先后开过四家公司,均处于亏损状态,现从事互联网行业。要创业需500多万资金,可是手头只有50余万,他为了实现自己创业的理想,想尽各种办法“融资”。

 周旋于三女子之间 频繁要钱

 据了解,朱某在案发前周旋于3名女子之间,频繁跟“女朋友”要钱。

 程某是在2010年QQ上认识的朱某,2011年,朱某隐瞒了自己已婚事实与程某开始交往。在交往的五年时间里,程某几乎对他有求必应,每当朱某以自己公司资金紧张、自己脚受伤、父亲住院、母亲手机坏了等多种理由,说需要钱时,程某都会很快转钱给他。

 “去年他说‘五一’我们就去拍婚纱照,然后年底筹办一场隆重的婚礼。之前他说公司资金紧张,我让我舅舅和爸爸先后汇过2万和3万块钱给他。”程某说,“他有带我去他老家,但是他爸妈去海南旅游了。我是最后才从他弟弟的口中知道原来他已经结婚了,他一直在骗我,如果不是他说会娶我,我肯定是不会借他这么多钱的,都没有打欠条……”除直接汇款的8万余元现金外,在案发之后,程某还发现朱某用她的四张信用卡分期买车,还剩下7万多的卡债没还。

 而朱某与袁某的相遇也很奇特。按照朱某的说法,他原本是抱着帮弟弟阿武介绍对象的心在交友网站上发了帖子,然后认识了袁某,没想到半年后袁某主动跑来跟朱某见面要求交往。

 朱某在庭审时说,“我就想着,人家小姑娘大老远跑过来找我,不好意思说实话,就将错就错了,但是我们之间只是普通朋友。”但是根据袁某的证词,朱某在2015年2月,就跟她说要带她见父母,下半年完婚,但真的到了约定的日子,他却以父母不在等理由搪塞过去。平时,朱某连吃饭、坐车、手机坏了这些基本生活开支,都一一问袁某要钱。此外,他还以公司资金紧张、自己生病住院、父母生病住院等理由,到2016年4月为止,先后一共从袁某那里骗走46万余元。

 2016年2月,朱某在抵押弟弟轿车时,开口向另一女子许某借钱。其实朱某与她在网上认识已久,但是两人一直没见过面。朱某以自己有外遇被老婆发现,被老婆冻结银行卡等理由,骗得5万多元。

 已婚的他无房无车无存款 还有百万外债

 据查,朱某与妻子陆某早在2008年登记结婚,多年没有孩子,也无房无车无存款,除本案涉及案款外,还欠下外债100余万元。

 “我们是在公司认识然后交往的,最开始的时候我爸妈不同意我俩在一起,觉得他条件不好,后来他拿出了房产证我才相信他然后登记结婚,结果他却是骗我的,他名下没有房产,这几年我们一直是租房的。”朱某的妻子陆某说,朱某基本不怎么管家里的事,每天很晚才回家,公司的事情自己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他有一家公司是以自己的名义注册的。

 “他每个月给我5000块钱家用,我们有时会吵架,但是从没提过离婚。我不清楚他在外面有没有女人。”但其实朱某在多个女人之间周旋,破绽还是有的。陆某说,在2013年的时候她发现丈夫在使用一张程某的信用卡,但是他说是朋友让他帮忙买东西才用的。“我也不清楚他在外面有没有借钱,在2016年4月的时候我有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说他欠了5万多……”

 最终,朱某伪装的面孔被撕开,2016年4月被刑事拘留。本案没有当庭宣判。(原题为《70后已婚男子 周旋于三个女人之间 骗得60余万元》李雪红、庞楚楚/文)(完)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