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正文

人民日报调查:融资渠道不畅,成制约企业创新一大拦路虎

2017-05-19 09:09 | 人民日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企业融资渠道不畅,已成为制约企业创新的一大“拦路虎”,有企业家提到,资金瓶颈一直让民营科技企业备受困扰,靠无形资产或知识产权去银行贷款,有时比“过蜀道”还要难。

日前,本报记者对四川省的成都、绵阳,河南省的郑州、洛阳和浙江省的杭州、宁波这3省6市121家企业进行调查时发现,企业融资渠道不畅,已成为制约企业创新的一大“拦路虎”。

不少科技企业的创始人对记者表示,创新当中最缺的是钱,不少企业都死在了资金上。还有企业家提到,资金瓶颈一直让民营科技企业备受困扰,尤其是小的民企,靠无形资产或知识产权去银行贷款,有时比“过蜀道”还要难。

轻资产的创新企业申请贷款时往往缺少抵押物

一些银行到企业只看“三表”——电表、水表、财务报表

■“‘科技贷’我们刚刚办过,原本以为股权、知识产权抵押就可以,没想到还是要抵押房子!”

河南省洛阳市北航科技园内以中小企业为主,多是电子信息、软件企业。该园区副总经理左俊生告诉记者,这些企业大多是轻资产,在创新中经常遇到资金难题,但去银行贷款往往要求有抵押。比如,园区内一家软件企业,已和洛阳市公安系统合作开发监测系统。由于前期资金紧张,需要二三十万元,找了3家银行贷款,但拿着订单去也贷不出来,银行还是要求拿房产做抵押。银行也建议企业法人可以试着申请信用卡分期贷款,但法人个人不愿意承担公司债务,这事就只能一直拖着。

郑州奥特科技有限公司技术副总经理李建华说,创新企业起步时,对资金非常渴望,但没有固定资产银行就是不让贷。奥特创业之初,几个合伙人只能从老家找人300元、500元地借,如果做不起来真没法交代。这也给创业者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

郑州一家科技企业的创始人说,一些银行说得很好听,但只要没有东西抵押就不给贷款。“我身边不少在新三板上市的企业,都有过企业法人用房产做抵押的经历。”这位创始人说。

目前,一些银行响应国家政策,推出了“科技贷”等扶持科技创新企业的融资形式,但在具体操作的过程中,仍存在一些问题。

“‘科技贷’我们刚刚办过,原本以为股权、知识产权抵押就可以,没想到还是要抵押房子!”郑州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说起了自己的亲身经历。去年,根据省生产力促进中心的创新政策,该企业申请了“科技贷”,选择股权加注册权的抵押形式。结果和银行对接时,银行还是提出了固定资产的问题。“我们是软件企业,有9项软件注册权,但是办公楼是租的,只有3辆车,银行说这不行。最后还是大股东把自己100万元的房子抵押了,再加上股权、注册权抵押,这才贷了200万元。”

河南华冠文化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梁兴说:“我们是做文化创意的,拥有美术版权上千项,商标80多项,文稿设计专利和软件制作权也有几十项,但这些都属于无形资产,在银行是贷不到款的。我们迫切希望国家能够健全知识产权评估评价体系,让创新产品真正体现出价值。”

成都泰聚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也说,国家鼓励创新,鼓励轻资产企业的发展,但是企业靠轻资产去银行贷款,往往被看成“一文不值”。

“现有专门为科技型企业服务的银行太少了,最多也就是科技支行。不少银行仍然是传统商业银行的操作模式,到企业就看‘三表’——电表、水表、财务报表,可对于专利技术、新兴产业等都不太了解。”浙江宁波高新区管委会一位负责人建议,可以考虑在民营经济发达的地区设立科技银行,完善融资机制,为科技创新企业输血。据了解,国外创新活跃地区的银行大多有投贷联动功能,债转股机制非常灵活。

上市或准上市企业也为研发资金烦恼

为了上市时利润报表好看,只能压缩研发投入

■“企业的研发投入受当年财务报表的限制,有种被掐着脖子做创新的感觉。”

上市也是一种融资手段。然而,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上市或准上市企业也为研发资金烦恼。

“上市看似打通了企业融资的通道,但为了上市时利润报表好看,只能压缩研发投入。”杭州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说,公司准备上创业板,为了体现利润,前期研发投入不得不收缩,人员也不敢多招。企业成立了一个中澳人工智能实验室,被看作是企业发展的未来,但这两年也不敢有太大的投入。原因是目前上市对盈利指标要求高,券商向企业要材料,需要最后一年盈利3000万元,而且要连续两年盈利。

“虽然证监会不是这么规定的,但实际操作中往往是这么做的。券商也没有办法,不会因为你是高成长企业就放低指标。”这位首席执行官建议,对于高新技术企业应当有更精准的评价指标。“可否借鉴国外经验,对于那些高增长、有潜力的科技企业,在相关指标和盈利年限上适当放宽一些?”

“这种上市要求,甚至会逼着一些企业做低端产品,因为必须先存活先赚钱,才有可能上市”,成都海创药业有限公司负责人说,“卖水,没有什么高科技含量,但有现金流;造火箭、研究药,因为周期太长,你再好,可能也上不了市。然而,如果都这么干,产业没法升级,往往只能走低端路线。”

杭州一家通信技术公司负责人对此深有同感,“我们的股东都是上市公司,企业的研发投入受当年财务报表的限制,有种被掐着脖子做创新的感觉。”

一些在新三板上市的企业认为,新三板政策很好,但有些政策还稍显滞后,部分政策规划没有落实,导致这个资本市场的一些功能没有充分体现出来。杭州瑞德设计有限公司是一家在新三板上市的企业,最初新三板里并没有工业设计行业的划分,瑞德设计上市时,几次来回沟通,但企业到底归属哪一类始终搞不清,最后勉强归为专业技术服务。

“如今发改委把工业设计明确列入了战略性新兴产业目录,我们很开心,总算有名分了,能拿到资本市场上去发声、去展示了。”瑞德设计高管郭维康说,目前新三板有1万多家企业,但和创业板相比,新三板的流动性和交易还是少。“这么多家企业,自主创新能力都相当强,应尽快出台一些让新三板参与者看到好前景的政策。”

民间资金投向创新企业的热情有待激发

担心投资风险和看不到好项目,导致有钱投不出去

■“风险投资一般要求5—7年企业上市或者找到新买家回购股份,但新药研发企业不可能在5—7年盈利,要上市还需要连续3年盈利。”

一边是缺钱拿不到,另一边则是有钱投不出去。

在四川绵阳,一些传统行业的企业家具备一定资产规模,也有能力进入资本市场,但由于担心投资风险和看不到好项目,都不敢贸然投资。绵阳首战孵化器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认为,对创业者来说,没有固定资产很难从银行贷到款,激活民间资本能够真正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但是民间投资缺少方向和规划。政府是否可以成立专业的投融资机构,来引导民间资本有信心也有规范地进行投资。

“风险投资一般要求5—7年企业上市或者找到新买家回购股份,但像我们这种新药研发企业不可能在5—7年盈利,要上市还需要连续3年盈利。这对风险投资人来说也有点为难。”成都先导药物开发有限公司某负责人说。

杭州六和桥众创空间董事长马海邦表示,希望能够通过体制机制的改革,激发民间资金投向创新企业尤其是初创型科技企业的热情。“比如不妨借鉴国外经验,适当减免天使投资人所获收益的个人所得税。”一位企业负责人认为,要让科技创新企业得到发展,应该让背后的投资有更合理的退出方案。

有企业家提到,无论是政府投资,还是民间投资,资本都有逐利性,都喜欢快速得到回报,因此往往不敢把钱投到创新上。如果投入到创新上,两年三年看不到收益,投资者很可能就会撤资。

此外,在创新企业成长中,授信额度通常不会太高,但利息负担往往越来越重。成都振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说,国家有没有可能在创新资金上把资金池做大,也就是政府拿钱贴息,鼓励大家创新。“这样就可以解决企业创新时融资难的问题,起码可以减少风投基金拿各种‘小鞭子’抽你的情况。”

不少企业向记者建议,国家应尽快建立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为企业创新发展营造更好的融资环境。尤其是针对科技型企业,应有更加精细、准确的评价和监管机制。千万别让创新企业倒在资金这道关口上。(原题为《创新的“血脉”畅通吗(关注·企业创新,还有多少“制度藩篱”④·资金篇)——对3省6市121家企业创新情况的调查》余建斌、赵永新、冯华、蒋建科、喻思娈、刘诗瑶、谷业凯/文)(完)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推荐搜索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