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正文

如何让全球纺织产业再上新台阶?产业转移,智能化升级

2017-06-15 13:40 | 全球纺织网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新一轮全球纺织产业转移呈现中低端向东南亚转移、高端向欧美回流的特征,中国纺织产业面临“高不成、低不就”的挑战。

近百年来,全球纺织产业几乎是跟随着全球制造业的迁徙路线,完成了几次明显的转移。

19世纪末期,完成工业革命的欧洲工业国家将剩余的工业品、技术、人才和资金向美国转移;二战后,欧洲及美国的制造业向亚洲主要是日本转移;20世纪六七十年代,欧美和日本向外转移劳动和技术密集型产业,此次的承接地仍然是亚洲地区,“亚洲四小龙”悄然出现。紧接着,经济飞速发展、市场广阔的中国成为了制造业转移的重要承接地,而伴随着这一次的转移,中国纺织产业积累了雄厚的产业资源,进一步夯实了产业根基,并一跃成为全球第一纺织大国。

实际上,伴随着中国经济实力明显增强,“走出去”早已升级成为国家战略,越来越多的企业将发展目标转向了海外;同时,国家提倡的“一带一路”建设也在不断扩展“朋友圈”,东南亚、中亚、非洲等很多国家已开始成为新的投资热点,而成本因素和贸易因素成为了推动国内纺织企业“走出去”的主要原因。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互联网对中国纺织机械行业的机遇挑战与应对策略专项咨询报告》数据显示:

2014年,我国制造业对外直接投资193.3亿美元,远远超过同期吸引外商直接投资的金额。截至2014年年底,中国纺织业已在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投资建立超过2600家纺织服装生产、贸易和产品设计企业,其中大多数分布在亚洲。2004年至今,国内约200家服装企业在东南亚建设了生产车间。

“外迁”还是“内移”?

“纺织业的转移很快、很无情。”一直从事纺织行业的胡克勤说,他是看着大邱的纺织企业倒下的,当时这部分市场转移到中国绍兴等地,“因为我们价格便宜,设备也不差,他们没办法竞争,客户都来这里了,大邱的市场很快就衰落下去了。”

韩国大邱等例子说明,纺织业的梯度转移是企业必须面对的问题。产业转移不仅出现在国与国之间,国内不同地区间的产业转移同样不可忽视。换句话说,要留下什么,转移什么,企业心里必须清楚。

新一轮全球纺织产业转移呈现中低端向东南亚转移、高端向欧美回流的特征,中国纺织产业面临“高不成、低不就”的挑战。

2007年4月,红豆集团联合中柬企业开始建设规划总面积11.13平方公里的西港特区。如今,西港特区入驻的109家企业中,除了中资企业,还有欧美、日韩和柬埔寨当地的企业,主要涉及纺织服装、五金机械电子、箱包皮具等劳动密集型产业,已经为当地创造就业岗位1.6万个。

中国羽绒服制造和销售商波司登也已经扩大了在东南亚的生产。波司登方面人士表示,订货方要求实现跨国生产体制的趋势在增强,这成为OEM(贴牌生产)业务失去部分订单的原因。这也表明其转移生产的目的是削减制造成本。

不过外移也存在着一定的风险和隐忧。2014年春季,越南就发生了抗议中国在南海开采石油的大规模反华游行,中国大陆和台湾企业的工厂成为袭击的目标。因此向国外转移生产也存在供应链被切断等地缘政治风险。

实际上,近几年更多的纺织企业将目光投向远方的同时,转战西部也成为选择之一。在那里,企业可以享受到中东部地区无法企及的政策红利。如今,纺织产业发展如火如荼的新疆早已成为产业“内移”的一方热土。不过,一旦综合成本差距缩小,企业仍要着手下一次的转移。

不转移就必须升级

经验表明,如果你是一个能适应市场需求、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就不一定非要“走出去”。毕竟,转移地虽好,但不是到了转移地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企业内功是最核心的,在国内不具竞争力,“走出去”也很难存活。

转移+升级

因此,近年来“转移升级”成为纺织产业转移的主旋律。不论是东部企业“走出去”投资海外,还是把部分产能转移到中西部,以及中西部在承接转移及新建企业的过程中,大多数投资伴随着淘汰落后、改造升级、引进新装备,设备平移现象已不常见,特别是在国家环境约束和可持续战略条件下,转移升级已从企业家热议变成行动,成为企业的重要抉择。

“中国纺织服装行业要在国际市场竞争中倒逼产业链进行新定位。”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会长孙瑞哲5月21日在2017江南国际时尚高峰论坛上就谈到,近年来,越南、孟加拉国等国家凭借成本优势、关税优势,国际市场份额逐步提升。而自2010年起,中国占欧盟、美国、日本的市场份额持续下降,订单有向越南、孟加拉国、柬埔寨等国家转移的趋势。因此,中国纺织服装产业需要通过新定位嵌入全球价值链。

比如通过产品、设计、营销、品牌四个层面,重启“Made in China”的新内涵、高附加值的认知模式,实现差异化竞争,获得在全球分工与贸易中的地位提升与综合溢价能力。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孙淮滨此前在2017全国纺织产业转移工作会暨智能制造、生态发展研讨会上也谈到这样一种观点:纺织产业转移,其中成本要素是转移的一个重要动力,但就目前的国内外环境来看,这种成本要素差距越来越小,成本驱动的转移在逐渐变弱,产业转移应该有新的动力,而智能制造和生态发展成为更重要的动力。

Q3智能,能否为中国培育出永不转移的产业?

我国纺织工业突破价值链低端的形势和任务十分紧迫。

工信部消费品工业司纺织处处长曹庭瑞就谈到,成本敏感型、劳动密集型纺织服装产业寻求成本洼地、政策高地是必然规律,但当前纺织产业转移已进入新的历史时期,必须探索新的发展方式和路径,要以智能制造和绿色发展为重要抓手,加快培育新动能和核心竞争力,在产业转移中实现转型升级。

新一代信息技术与生产链深度融合、工业机器人和全程智能实现了创新突破和较大规模应用,工业组织流程、产业竞争方式和全球工业竞争格局也使得中国乃至全球纺织产业面临重大调整。

众所周知,红领曾经是一家传统的企业集团,其中服装板块的定制业务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2007年,红领将定制业务成立了新公司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酷特)。酷特通过互联网将消费者和生产者、设计者等直接连通,个性化定制的服装可1件起定制。传统服装定制生产周期为20~50个工作日,酷特已缩短至7个工作日内,实现了量产。而酷特以自身实践打造的“互联网+工业”解决方案,也从2016年1月开始对外输出,目前已经帮助70多家企业进行了升级改造,“在原有的基础上不需要投入太多,就可以走向数据驱动、个性化定制、大规模定制和智能制造。”

实际上,“酷特智能C2M商业模式”的价值不仅限于一个服装企业,也不仅限于传统服装产业,对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都具有重要的价值和借鉴意义。

而在业内,有着前瞻思维的沭阳纺织产业,近年来也是通过智能化变革而名声大噪,尤其是其提出的“用智能打造永不转移的产业”,使得行业人士对其趋之若鹜。

沭阳针织产业率先推出全国首个智能针织产业园区??“沭阳智能针织产业园”。据悉,该产业园将在智能针织园区内建立“云平台”创新推广模式,优化推广效果,促进园区与集群对接、集群与专业市场对接,推动产业转型升级与协同发展,同时其还瞄准了国际针织高端和前沿技术,加强材料设计与制备、绿色纺织染加工、智能制造与两化深度融合等重点领域。

为了强化智能在产业园发展中的应用,该产业园还将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在行业制造环节和商业领域中的模式创新,力争打造针织产业生态链的平台,采用“互联网+”思路搭集建现货交易、仓储监管、物流配送、质量检测、品牌推广、产品营销于一体的一站式平台。

“未来针织靠智能、智能针织看沭阳”的发展定位,是一种自信的表达,实际上,更是对智能对产业发展助推作用的一种强烈信任。

纵观整个行业,智能化程度还不够高,但无论从装备、流程还是管理等方面对智能化的尝试,都不约而同地击中了产业转移的要害之处??产业综合成本上升的共性问题。产业转移是一种历史规律和资本追逐利润最大化的使然,但无论是红领还是沭阳,其在智能领域的探索都为中国纺织产业可持续发展开启了更多的遐想空间,智能虽不是纺织产业“永不转移”的决定性要素,但无疑增添了重要砝码。(完)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推荐搜索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