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非遗传人制作烟花惹官司多方协调达成双赢,因火药出事曾两度放弃传承

2018-01-18 14:20 | 钱江晚报

核心提示:“从小我就喜欢看我父亲做这些,当年眼睛一直盯着,自己也想尝试。后来就干了这一行。”周尔禄说,如今政府的措施给了他定心丸,“我必须要把这个东西做好,传承下去。”

周尔禄说要把这门手艺一直传承下去。

河北赵县的老人杨风申最近终于松了口气,他的案子被免予刑事处罚。

他今年80岁了,在五道古火会放了20多年烟花,是河北省级非遗传承人。

2016年2月19日,杨风申想不到,自己因为放烟花,居然要入狱。在被河北赵县公安局拘留19天后,杨风申因非法制作烟火药15千克以上,而被控违反《国家爆炸物管理法律法规》,当地法院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4年零6个月。老人不服并上诉。去年12月29日,石家庄中级法院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但考虑到杨风申作为非遗传承人,制造烟火药行为也未造成实际危害后果,且犯罪时已年满75周岁以上等特殊情况,对其免予刑事处罚。

最终的结果还是让杨风申很委屈,明明是传承传统,怎么就非法了呢?

实际上,在浙江温州南部山区的泰顺县,有一位老人也曾有类似的困惑,而他的案例,最终让当地在社会管理和非遗传承上,找到了平衡。

火药是关键,必须亲自配制

前几天,在泰顺县大安乡,记者见到了这位老人。他叫周尔禄,今年刚过74岁,是泰顺县大安周氏药发木偶第十代传人。

十几岁就跟着父亲学做药发木偶的他,也是目前该项技艺唯一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

尽管前几日着了凉,嗓子有些哑,但和记者谈起这门“绝技”时,清瘦的周尔禄滔滔不绝,两眼放着兴奋的光。

周家老宅正在重修,天刚下过雨,周尔禄踩着胶鞋,在宅基上向记者比划着他的想法。

整个房屋的一楼,将被他改造成药发木偶工作室。

药发木偶是周尔禄家传的技艺,其原理就是将烟花和木偶结合起来,以火药为动力,推动木偶表演。药发木偶在泰顺又称“琼花木偶”,因为他的一切活动都是在一根15米长的毛竹竿上完成的。只要引燃远处的捻子,火药就会随竹竿盘旋而上,伴着火花,竹竿上的十几层“烟花轮”依次打开,层层叠叠的木偶被激活,在空中腾跃飞舞。

如今,周尔禄的儿子、女儿、女婿等家人,都在跟着他做药发木偶。

今年,一部以泰顺民俗为主题的喜剧电影,还专门找到老周想拍一段药发木偶戏。为此,从原材料采购、火药配比、木偶制作到表演等所有环节,全家人忙活了两个月,才换得这十几分钟的绽放。“光是一个木偶,先要用木头和竹篾制作头和躯干,画上脸谱后,还要给它套上特制的蜡纸戏服。”周尔禄说。

被列入非遗名录后,周尔禄的这门绝技名声愈噪,十里八乡节庆、庙会,甚至做寿、还愿都会请老周放上几树“琼花”。

“前些年,还有一对年轻情侣专门千里迢迢从北京跑来找我。”周尔禄回忆到,小伙子在网上看到了视频,觉得相当特别,希望能燃放两树药发木偶,他要在烟花下向女友求婚。

火药是药发木偶的核心。周尔禄表示,他的火药从不用成品,都要由他亲手配制。要保证火药只燃烧,不爆炸,配制材料比例必须要拿捏得细致入微。“一旦爆炸,不仅这树琼花没戏了,还会被村民埋怨兆头不好。”因此,周尔禄都是亲力亲为,直到前些年儿子周祖余都还没掌握火药配制的方法。

周尔禄制作的药发木偶燃放时,火树银花,场面非常漂亮。

因火药出事,曾两度放弃传承

也正是火药,让周尔禄两次出事。

第一次是在1997年,因某次庆典,泰顺县政府特邀周尔禄制作了三树药发木偶,在县城的文化广场上燃放表演。“第一树才放完,警察就告诉我太危险,不让放了。”经过协调,周尔禄还是完成了表演。但其后不久,他就被当地公安告知燃放药发木偶涉嫌私制爆炸物,并被没收了所有制作工具。

“公安说不让我做了,我就不做了。”周尔禄的药发木偶表演一停就是好几年。

直到2003年,文化部门在普查时才发现,他的烟花人偶表演,就是在泰顺已有300多年历史的药发木偶戏。当地开始支持他,此后,他重操旧业。

2006年,药发木偶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2008年1月,周尔禄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名录,成为我国药发木偶的唯一代表性传承者。

但仅仅4个月后,周尔禄就遭了一场“大灾”。

2008年5月,当地派出所在例行检查中从周尔禄家旁搜到了正在晒制的30.55公斤黑火药。

周祖余解释说,制作火药需先将基本原料按比例放入,加入适量水后以捶打方式让它们充分混合;之后,再将其放在一张透气性较好的纸上晾晒。接下来再小心地将水分蒸发后的火药放入碾药锅,进一步将其碾细。最后,研磨好的火药经过筛子过滤后,便是不含杂质的火药成品。由这些火药制作而成的火药线,将在药发木偶戏表演中起到穿针引线的推动作用。

而一树药发木偶就需要5公斤黑火药,由于表演需要提前准备,“所以经常要备一些(火药)。”

当时温州刚发生一起爆炸案,余波未平,泰顺警方随即以非法制造爆炸物品罪对周尔禄采取了刑事拘留。

按刑法规定,私造如此数量的黑火药,量刑幅度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我是非遗传承人,国家让我表演,怎么还要抓我。”周尔禄用“心里苦”形容被刑拘的经历,他想不通自己会犯法。

尽管7天后被取保候审,但他打算今后不再碰药发木偶戏了。儿子周祖余也萌生退意,准备外出打工。

前泰顺县非遗中心主任季海波说起当年的事,也是心有余悸。在他看来,非遗保护是政府主导的工作,政府应当为传承人提供力所能及的保护。季海波的父亲也是木偶雕刻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这也让他感同身受。事发后,他天天往看守所和公安局跑。希望事情得到妥善处理。

最终,在当地文化部门、公安部门和法律部门的多方协调下, 7天后周尔禄得以取保候审。

随后,法院发出“免予刑事处罚”的判决书,周尔禄认为这意味着自己无罪。

“回来之后,领导来慰问我,劝我把技艺继承下去。”这给了老周继续表演的信心。

完善保障流程,既守法也人性化

非遗传承人因传统工艺与现行法律碰撞而获刑,周尔禄案成为全国首例,这事很快就引起了各界的关注。

为了解决问题,也为了给周尔禄继续进行表演一个保障,当地管理部门在协商后达成了一个统一意见。

今后接到表演邀约后,周尔禄先向非遗中心报告,由中心通过正式函件告知公安部门,待其批准后,传承人再拿着非遗中心开具的介绍信到公安部门指定的销售点购买所需要的烟花或火药。

季海波认为,这种多部门保护的机制,既符合法律规定,又利于药发木偶戏的传承。可以说,是针对非遗传承特殊性的一种社会管理的创新,也是精细化和人性化的体现。

去年8月,周尔禄的老房已经拆掉,过些时候,这里会建成一座两层楼的药发木偶戏工作室。

离此不远,泰顺县非遗中心还计划为周尔禄建立起“药发木偶戏”传习所,传习所将专门用于表演所需火药的制作、带徒授艺和非遗展示等。

记者了解到,为保证安全,传习所四周还将建有围墙,并配备防火、防雷、防静电等设施。

“从小我就喜欢看我父亲做这些,当年眼睛一直盯着,自己也想尝试。后来就干了这一行。”周尔禄说,如今政府的措施给了他定心丸,“我必须要把这个东西做好,传承下去。”

(原题为《河北做烟花的非遗传承人杨风申一案终审,罪名成立但免予刑事处罚,老人觉得很委屈 其实浙江早有先例,此前泰顺的药发木偶戏传承人曾被刑拘,但困局最终达成双赢 周尔禄:我终于可以放心用火药了》俞任飞/文)(完)

责任编辑:崔思琦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网友还在搜

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