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中国核潜艇之父”黄旭华来杭复查 感谢姚玉峰送来光明

核心提示:​2月6日上午,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眼科主任姚玉峰仔细地为93岁的黄旭华检查双眼,各项复查指标显示,老人双眼已完全康复,两眼视力都达到0.8到0.9。

2月6日上午,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眼科主任姚玉峰仔细地为93岁的黄旭华检查双眼,各项复查指标显示,老人双眼已完全康复,两眼视力都达到0.8到0.9。

“感谢姚教授,让我看清世界,我还要为祖国再工作20年!”

面前这位白发老人,就是我国第一代核潜艇的总设计师、我国第一代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船舶重工集团719研究所名誉所长、有“中国核潜艇之父”之誉的黄旭华。两个多月前,习近平总书记在与全国精神文明建设表彰大会代表合影时,邀请黄旭华院士坐在自己身边的举动,令无数人感动,也让这位科学家走近大众视野。

而为黄旭华院士做手术的姚玉峰教授,是白求恩奖章获得者,中国首届白求恩好医生,世界眼科界“姚氏角膜移植法”的发明者。他多年来“深掘一口井”,致力于眼科角膜病诊治技术的创新性研究,先后诊治过30万例各类眼科病人,经他手术后有近3万人重见光明。

黄旭华和姚玉峰有一个共同的荣誉——第六届全国道德模范,一位装着家国情怀60多年埋头核潜艇研究,一位怀揣医者仁心近30载深耕眼科角膜病诊治领域。两位年纪相差近40岁的全国道德模范相遇结缘在去年全国精神文明建设表彰大会上。

他们之间的温情故事,就从北京的这场相识开始,从此彼此信任,惺惺相惜,传递的温暖,照亮了整个冬天。

结缘:我要为你治好双眼

2017年11月16日,黄旭华院士和姚玉峰教授分别从湖北、浙江飞往北京,在全国精神文明建设表彰大会前一天彩排期间,当工作人员把发言稿递给给黄旭华时,他面露难色:“我的眼睛不好,要特大号的字,再加上放大镜才行。

出于医生的职业判断,站在一旁的姚玉峰估计黄老先生的视力有问题,并提醒他去看下眼科。

第2天,表彰大会现场,习近平总书记高兴地准备同代表们合影,当看到93岁的黄旭华和82岁的黄大发两位代表年事已高,站在代表们中间,总书记握住他们的手,微笑着问候说:“你们这么大岁数,身体还不错。你们别站着了,到我边上坐下。”

表彰现场就站在黄旭华旁边的姚玉峰,目睹了这温馨一幕,他由衷为老人自豪和高兴。当他再次看到黄院士拿着发言稿上台,戴着厚厚的老花镜,还需要用放大镜一行行扫着做发言,姚玉峰心里感到很是心疼。

大会结束后,姚玉峰直接找到了黄院士,并用手机自带的电筒光简单地为黄院士做了检查,发现黄院士眼睛的晶体呈棕红色,严重程度属于最高级别,手术难度非常大。

“我问过好多医院,医生都说,我的白内障很少见,又这么大的年纪,风险太大了,还是不做手术为好。”黄旭华说完后,轻轻问姚玉峰,“我这眼睛,还有可能治吗?”

“国宝级”科学家,93岁超高龄、白内障又老又硬、各种意外风险,术后目标不仅是要看得见,还想继续工作科研……那一刻,姚玉峰的脑海中闪过无数个念头,压力瞬间飙升。但是,看到黄院士对恢复视力的那份渴望,姚玉峰心理一遍遍对自己说,他是病人,不能逃避。

得知姚玉峰要为黄院士手术的消息,很多同行都来劝他,说如今他已经拥有了诸多荣誉,那么多专家都不敢为黄院士做手术,姚玉峰你若主动承担,成功还好,若是失败,就是从巅峰坠入低谷。

姚玉峰没想那么多,他把黄院士当成自己的病人,哪怕有一丝复明的希望,他都要试试。

相知:妙手回春送光明

2月6日上午,穿着卡其色夹克的黄旭华院士携夫人走进邵逸夫门诊大楼,黄院士精神矍铄,当记者指着大厅里悬挂的指示牌问黄院士,“这么小的字能看清么?”黄院士幽默地说“这哪里是小字,分明是大字嘛!”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我们难以想象,手术前黄院士的双眼,哪怕是你站在他面前,他也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看不清的遗憾,时常充斥进黄院士心底,而这个遗憾,由于黄院士和姚玉峰的彼此信任,终得到了解决。

时间拨回到2018年1月2日,黄院士来到杭州邵逸夫医院。姚玉峰和团队给老人做了全面的检查,结果不容乐观:视力不到0.1,白内障呈棕褐色,已经发展到了最严重的等级(V级核),达到五级核的硬度(白内障最硬的核)。再不治疗,也许很快就会失明。

黄院士明白,这是最后一次希望了!

1月3日中午,医院组织全院大会诊。麻醉科、心血管科、呼吸科、肾内科等专科的专家们认为:黄院士是一位超高龄的患者(93周岁),心血管、肾脏系统、呼吸系统都显示一些老年性的异常;长期口服阿司匹林,或会术中和术后继发出血;全麻容易出异常,局麻手术医生压力大。

大会诊的一致意见:总体要由眼科主刀医生自己把握。作为曾经浙江大学最年轻的教授、最年轻的博士生导师,有着30多年的从医经历,姚玉峰当然很清楚给黄老做手术,难度、风险、责任有多大。

而这时,院长蔡秀军的鼓励,整个团队、相关学科的支持,以及黄院士由衷的信任,让姚玉峰坚定了信心。

2018年1月4日,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姚玉峰决定为黄旭华做手术。治疗方案为局麻下进行白内障微小切口超声乳化手术,联合三焦人工晶体植入术。13分钟,手术顺利结束。

术后第三天,黄旭华院士左右眼的远中近视力都达到了0.6。术后1个月里,黄旭华老先生已经能够正常看书看报,甚至能够看清手机上的小字了。黄院士还分享了自己的一件趣事:做完手术回到家,他看到自己女儿脸上两颗小小的痣,他就问女儿怎么回事,女儿说都长了六七年了您老现在才发现,看来眼睛恢复得不错嘛!

共鸣:家国赤子惺惺相惜

在黄旭华院士手术的当天,姚玉峰还为黄院士的爱人做了白内障手术。

重新看到明亮世界,二老对姚玉峰充满了感激,黄院士欣然提笔写下 “神医妙手”四字,夫人也赋诗一首“相逢首都是机缘,仁心感我赴邵院,妙手拨开瞳中雾,又见清澈碧云天”。

“周到细致,一丝不苟,万无一失”每字都似千钧重,这是当年周总理赠给核潜艇研究团队的12字,黄院士说,姚玉峰及其团队做到了这12字,“姚主任有着高超的医德和医术!”

听到这样的夸赞,一旁的姚玉峰腼腆地笑了笑。他内心之所以如此坚定要做这个手术,是因为黄老身上强烈的家国情感深深触动着他,让他感到恢复老人的视力,不仅是老人个人的健康幸福,更是国家之福。

“整个治疗期间,黄老总是反反复复地说,‘这下,我还可以为国家工作好多年’。这句话,同样激励着我们继续向前。”姚玉峰说。

黄旭华与姚玉峰,有着非同寻常的人生轨迹。黄旭华是我国第一代核潜艇的总设计师,由于严格的保密制度与紧张的工作,30年隐姓埋名,他没有回过一次老家探望双亲;姚玉峰医术精湛,创造的技术被国际眼科界命名为“姚氏法角膜移植术”,但他放弃了国外优厚的条件,毅然回国从事医务工作。

两位道德标杆的人物,用切身行动诠释了赤子之心、家国大爱。医者仁心与家国情怀的相遇,书写了一段动人的故事,足以让全社会回味许久,为我们长留清风正气,滋养道德土壤。

复查这天,黄旭华院士特意围上了母亲生前留下的围巾。他说,每次在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他都会系上这条围巾,好像能感到来自母亲的温暖。

而这一刻,他与姚玉峰之间的点滴故事,温暖着、激励着、感动着我们。

据了解,在即将到来的除夕,央视春晚现场,我们也将通过现场直播,一睹“中国核潜艇之父”黄旭华的风采。

(原题为《“中国核潜艇之父”黄旭华来杭复查 感谢姚玉峰送来光明》李文芳、王家铃、周素琴/文)(完)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产品建议与投诉请联系:jianyi@chinaso.com
责任编辑:崔思琦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网友还在搜

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