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揭秘杭州“生命快递员”:呼唤重生的地方就是他的“包邮区”

2018-03-13 09:31 | 杭州日报

核心提示:他叫陆雪贤,今年39岁,是浙江省第231例造血干细胞捐献者。同时,他还有一个身份——浙江省造血干细胞捐献志愿护送服务队成员,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是一名“生命快递员”。

3月12日上午,决定为白血病患者捐献造血干细胞的楼烈锋如约躺在省中医院造血干细胞采集爱心工作室里。不过,躺在病床上的楼烈锋不是这次采访的主角。

“别紧张,放轻松,我捐献造血干细胞的时候也出了一身汗。”一个穿着黄色志愿者T恤的男人在病床边为楼烈锋宽心,“采集完成后,身体会有点累,不过没事,睡一觉就全好了。”

他叫陆雪贤,今年39岁,是浙江省第231例造血干细胞捐献者。同时,他还有一个身份——浙江省造血干细胞捐献志愿护送服务队成员,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是一名“生命快递员”。

当年的一次捐献 

他和“生命种子”结下不解之缘

陆雪贤称得上是楼烈锋的“老前辈”了,尽管两人年纪仅相差1岁。

2006年,陆雪贤在省血液中心参加了成分献血,献血过程中,他偶然看到了造血干细胞捐献的宣传资料,便毫不犹豫地登记、留样,加入了中华造血干细胞库。

2014年12月,一个电话让陆雪贤感觉意外得像是中了彩票——他与一名28岁的患病女孩配型成功。“能和她配型成功,真的是一种缘分。”陆雪贤说,征得家人同意后,他开始更积极地锻炼身体、调整作息,准备以最佳的状态接受造血干细胞采集。2015年4月15日,耗时4小时,来自陆雪贤的245毫升造血干细胞采集完成。

“这对我来说只是忍受扎针之痛,对他人来说却是重生的希望。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我们的缘分说来就来,我们虽然素未谋面,却已经紧紧地连在了一起。”捐献造血干细胞后,陆雪贤写了一封鼓励信给受捐女孩,“你以后的生活会更精彩。将来如果有缘,我们一定会相聚的。”

基于“双盲原则”,陆雪贤至今不知道受捐女孩是谁。可他说,对于捐献者而言,没有受捐者的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如果有消息,很可能是人家病情复发,需要二次捐献。”

近两年,每到4月15日,陆雪贤都会独自安静地待上10分钟,回忆当年接受造血干细胞采集的全过程,祈祷受捐女孩能健康、平安。“我比较感性,很牵挂她,有时还会默默流泪。”陆雪贤说,“在这个世界上,她和我基因相同,尽管我不知道她是谁,也已经把她看成亲人,有了一份特殊的情感。”

与“生命种子”的缘份,也在陆雪贤完成采集的那天结得更深了——从那时起,定期到省中医院造血干细胞采集爱心工作室进行志愿陪护,成了他的一大“爱好”。“我自己捐献过,更能体会捐献者的心情和感受。陪他们说说话,解答他们的疑惑,都能让他们在捐献过程中更轻松。”说完,他笑着看向病床上的楼烈锋,竖起了大拇指,“每一位造血干细胞捐献者都是英雄,欢迎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

陆雪贤将造血干细胞存入恒温箱

从捐献者到“快递员” 

他用另一种身份感受着生命的温度

2016年,浙江省成立造血干细胞捐献志愿护送服务队,负责护送造血干细胞前往受捐者所在医院。得知护送服务队招募队员,陆雪贤第一时间报名,成为首批护送队员。

加入护送服务队当年,陆雪贤就接下了第一次任务,受捐者是一个不满周岁的婴儿。“孩子的满月、百天、半岁纪念日都是在医院度过的,父母倾尽家财,只为挽救这个幼小的生命。”陆雪贤至今记得他将造血干细胞送到医院时的情景,“孩子的妈妈拼命谢我,她说自己作为母亲,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孩子,非常愧疚……”

这次与受捐者家属的接触,给了陆雪贤极大的触动,作为造血干细胞护送志愿者,他感受到了另一种生命的温度。从此,但凡接到护送任务,他脑海中总有一个声音——“快点,再快点”——这个声音催促着他尽早将“生命种子”送到受捐者的手术室门口。

陆雪贤最近一次执行护送任务是在3月5日。当天,他一早便赶到省中医院等着。中午12点,采集完成,他迅速将采集袋保存至恒温箱,立刻动身赶往萧山机场。当天下午5点,他走出武汉天河机场时,3位受捐者家属已经等在那里。家属上前握住陆雪贤的手,想表示感谢,可他却掐掉了家属的话头:“感谢的话先不说了,赶去医院要紧。”陆雪贤说,“生命快递员”就是在帮受捐者和时间赛跑,造血干细胞早一分钟送到医院,受捐者重生的希望就大一分。

造血干细胞送到受捐者所在医院。

一篇“髓”记诉衷情 

这群“快递员”愿为生命飞越千里

3月5日夜里11点多,陆雪贤坐上了回杭的飞机,赶到家时,已是次日凌晨3点多。回想起自己捐献和护送造血干细胞的经历,陆雪贤百感交集,拿出日记本,写下了一篇“髓”记。

在满满4页纸中,有一个细节特别令人感动。当天在萧山机场登机时,有一位空姐看到陆雪贤紧紧地抱着一个箱子,便轻声问道:“您这箱子里装的是什么呀?”陆雪贤立刻简单地做了解释。“也许讲解得不够生动仔细,但我相信她们已经不再是‘髓’盲了。”陆雪贤说,下飞机时,空姐们向他竖起了大拇指,“挺自豪的。”

“每一次护送,一路宣传已成习惯。”陆雪贤在日记中这样写道。事实上,为生命发声,已经融入了陆雪贤生活的方方面面,并不断影响着身边的人。今年春节,陆雪贤收到了一位久未联系的同学发来的微信——“老同学,我今天也加入中华骨髓库了,都是受你的影响,谢谢你,老同学。”看到这段话,陆雪贤感到很高兴:“经常有同学、同事、朋友看到我朋友圈的内容后,说我是他们的榜样。”他说,“如果是这样,我愿意为更多人树好这个榜样。”

像陆雪贤这样既是捐献志愿者、又是护送志愿者的榜样,在浙江省还有15位。他们中有司法警察、有机关工作人员、有自由职业者,几乎每人都有三四次护送造血干细胞的经历。

浙江省造血干细胞捐献志愿护送服务队目前有22名成员,除了16位志愿者,还有6名医护人员。“平时我们都有自己的工作,但一有护送任务,我们就会穿上黄色志愿者T恤,赶往需要我们的地方。”护送服务队队长靳毅说,“每一次护送,都会加深我们对‘亲人’的牵挂。作为志愿者,我们希望每一位受捐者都能康复。为此,我们愿意奔跑。”

(原标题《哪里呼唤重生的希望 哪里就是他们的“包邮区” 先做捐献志愿者,再做“生命快递员” 他和伙伴们坚信“唯有行动不辜负”》汪玲、姜姀/文)(完)

责任编辑:崔思琦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网友还在搜

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