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看哭无数家长的《孟婆汤》 在母亲节前夕拍成了微电影

2018-05-13 08:55 | 钱江晚报

核心提示:2017年,第五届新少年作文大赛上的一篇高中组作文《孟婆汤》曾经刷爆朋友圈,让无数上班族在地铁上哭成泪人。5月12日,根据这篇作文改编的7分钟短片发布,再次戳到天下父母的泪点,家长群炸了:“孩子究竟什么时候才能体谅父母不容易?”

2017年,第五届新少年作文大赛上的一篇高中组作文《孟婆汤》曾经刷爆朋友圈,让无数上班族在地铁上哭成泪人。5月12日,根据这篇作文改编的7分钟短片发布,再次戳到天下父母的泪点,家长群炸了:“孩子究竟什么时候才能体谅父母不容易?”

作文赛合作方掌门1对1的微信公号发布视频以后,迅速冲破10万+,下面全是泪奔的家长们的留言:这简直就是我和我孩子的写照!

《孟婆汤》微电影剧照

《孟婆汤》改编成微电影 比作文更戳泪点

2017年9月,很多人在朋友圈看到《孟婆汤》这篇作文之后哭成泪人。

这是第五届新少年作文大赛上,一位浙江东阳的高中生申屠佳颖写的赛场作文。就在她参加比赛前2个月,她的母亲因为车祸重伤进了医院,2个月的救治之后,母亲虽然醒来,脑部却受损,记不起家人。

小姑娘在赛场里写下了对母亲的思念,并回忆处在叛逆期的自己和母亲之间的种种小矛盾。这是每对母女都会经历的成长的烦恼:女儿逐渐长大成人,越来越不听话,对唠叨的妈妈越来越不耐烦。妈妈苦口婆心,女儿不屑一顾。

直到车祸发生,女儿追悔莫及。

在记者采访了这对母女的故事之后,《孟婆汤》当时就刷屏朋友圈。今年4月,在作者的授权下,作文赛合作方掌门1对1根据《孟婆汤》的故事拍摄了微电影。

7分钟的微电影中,母女之间的日常生活被再现了。女儿整天看手机,被妈妈唠叨;女儿为了躲避母亲,和同学们一起去看电影,谎称去学习,妈妈发现后又是一顿争吵;妈妈苦口婆心发微信劝诫孩子,被女儿无视……

这是每天都会发生在任何一对母女身上的故事。

但是,车祸让孩子一夜长大。此时才追悔的孩子,拿出手机翻来覆去看妈妈最后一条190多字的短信,在病床前求妈妈起来骂一骂她。

无数网友看到这里泪奔了。

孩子何时懂得 父母的不容易

《孟婆汤》的故事一再戳中天下父母和儿女的心。

许多为人父母的家长在微信下面留下了长长的回复,细数自己和孩子之间的种种琐碎。

“简直就是我和女儿的翻版。十三岁的孩子天天捧个手机,打不动骂不听,什么时候才是头!”

“哎!哭着看完,有时候真想得场大病,好让他认识到学习的重要,有担当地做个男子汉!”

“我现在亲身体会到了厚重无私的母爱,而得到的是孩子的冷漠。我的孩子已经叛逆两年了……”

“刚和儿子吵完,流着眼泪看完这个视频,我们几乎每天都有冲突,为了他我都变着方式沟通、交流,但儿子一点都不理解,有时候真的是心都要碎了。什么时候他能懂事, 能理解我的良苦用心啊。”

一位老师在留言中说,当她面对自己孩子的时候一样的无奈。“一面小心翼翼呵护,一面又为让他能出类拔萃而严格要求,一言不合就开吵。儿子现在长大了,进入叛逆期,常常用所谓的自由来反驳我。”

“慢慢的,我也由温柔的说教变成呵斥,现在的孩子都把父母的爱当成理所当然的付出。家长群里的家长也常问我,怎样管教好孩子,让他们听话?其实,我也很想知道!”

王朔曾在《致女儿书》里谈到自己父母:我大一点开始烦他们,再后来是针尖对麦芒,见面就吵;再后来是瞧不上他们,躲着他们,一方面觉得自己对他们有责任,应该对他们好一点,但是做不出来,装都装不出来;再后来,一想起他们就心里难过。

可见,父母的爱和孩子的叛逆,这亘古不变的主题,无论是凡人还是非凡的人都逃不过。

孩子什么时候才会理解父母的不易?

有教育学者曾说,不能指望孩子在唾手可得的付出中顿悟爱的可贵。父母对孩子,不要付出过多,不要总替他们去扛住风雨。孩子自己吃点苦,才会懂得这世上没有浑然天成的好日子,学会了珍惜,才懂得感恩。

(原题为《母亲节前夕,曾刷爆朋友圈的作文《孟婆汤》拍成了微电影 家长泪奔:这就是我和孩子的日常》郑琳、掌小萌/文)

新闻+

《孟婆汤》

申屠佳颖

母亲已有六十九个日夜不曾跟我讲一句话。

我还记得她从前抛下的荆棘一般的话语,“你记着,你是怎样对我的,总有一天我会以冷漠同样地还给你!”我也还记得小时候犯了错,在门缝后眼巴巴地望上她半天,她总会过来摸摸我的头,像揉一只毛绒小狗。

“知道错了吗?”

我温顺地点头。

她终究会原谅我,千千万万次。

寒风吹彻的日子,我只身一人回家,烧饭,浇花,洗衣服。然后坐上去往杭州的大巴。

这个城市的天空总是很奇怪,瓦蓝瓦蓝的时候不觉得舒畅,灰白灰白的时候也不觉得感伤,他总是高远而平静,如同活着跟没活似的生活。杭州的风背着一股湿气,像灌不完的孟婆汤。我的遗落的记忆,最终沉重地落在十月十一日的下午。

“你们怎么来学校了?”

“知道你二模刚结束,带你出去放松心情呗。”

签完请假单坐上车,车子驶出百米。驾驶座是阿姨塑料袋般窸窣颤抖的声音,“佳颖,我们去医院。”父亲坐在副驾驶座上,一言不发。潮湿,淹没了一切、一切声音。

我几乎是,一点认不出母亲来。她剃光了长发,脑袋浮肿得像个面团,手臂上是蛆虫似的伤口和紫黑紫黑的皮肤。只有那些错杂的管子和借助呼吸机剧烈起伏的胸口,让我确信,我的亲爱的母亲,她终究没有死亡。她原本是救不活了,她血管里汩汩流动的血液都几近流干了,她在短短三天之内动了三次大手术,她还在等我,可她终究没有睁开眼睛。

重症监护室里,我终究不敢号啕大哭。

这一次,母亲不会原谅我。

几天后母亲转院来杭州,我仍然被安置在那个空旷的小城里学习,过着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生活。我常常打开微信点开母亲的对话框,那里是母亲车祸前三小时发来的“鸡汤”,我甚至懒得把它读完。六十九天,我没舍得删,从“十年苦读竟成空心人”到“首要的是‘学会生活’”,一共一百八十个字,字字扎在我心里。

母亲醒了。是迷蒙的眼。

我在电话的这头泣不成声。父亲告诉我,她会像小孩子一样,她可能认不得我,她需要一件件事都从头学起。“你别担心,你认真学习就好了。”

“爸爸,我二模考了年级第五。妈妈她一直跟我说我有能力考前五的,这次我做到了。她还记得吗?”

可是她永远都不知道了。

就算父亲问:“你是谁?”她也会答不上自己的名字,她只会胡言乱语,像一个走失在岁月里的孩子。

我以前总以为母亲功利愚昧世俗做作,我想要自由和梦想,我对她冷漠和苛刻。直到,真正失去的那天。我歇斯底里。

昨日的大巴在夜间抵达杭州,母亲啊,我没日没夜思念的母亲!

她的眼珠骨溜溜地转着,却不曾聚焦到我的脸上;她的头骨被剜去半块,模样有些狰狞;当我的手触及她的手,那里是母亲温热的血液,是我温故如新的回忆,是我忍住的干涸滚烫的泪水。

父亲在她耳边温柔地说:“认识吗?她是谁?”

母亲骤然把她的温热的手缩回。

我的手,于她而言,太冰冷了。

“是你女儿啊,不记得了?”

她不记得了。

“女儿来了不打声招呼?笑一下呀。”

母亲忽然咧开嘴,露出两排整齐光洁的牙齿,像在等待一个牙医检查她的牙齿。

我把手捂热,再去牵她的手。我只是静默地望着她,用很深很深的目光凝视,我希望她会记起我。她转过头来,继而别过头去,她轻声说:“佳颖读书不认真。”那一瞬,我泪流满面。

寒风吹彻的日子,我只身一人前往赛场。人行道上,落叶和雨水打湿的地面紧紧抱在一起,它们太冷了。水啊,树啊,它们都很伤心的,它们忍得住就是了。

我忽然想起我的包里有一本《目送》,那是母亲读过的最后一本书,她的书签夹在第五十六页。我曾经嘲笑母亲看如此平淡琐碎、小家子气的书,但从母亲出事,直到现在,我已经将它翻了三遍,也许我的母亲会像龙应台的母亲一样,记不起重要的人和重要的事,但我仍然爱她。我有与你,永恒的记忆。

你会记得,有一个小姑娘,在你病床边,为你一遍又一遍地念你喜欢的书,就像你不曾记得的很久很久以前你教她一遍又一遍地认字一样。书的封面是你喜欢的藻绿色,是我们久久等待的春天。

妈妈,你还记得吗?

你是我的母亲,你叫陈学慧,你最爱的是绿萝和富贵竹。

我是你的女儿,我叫申屠佳颖,我最爱的,是你。

责任编辑:崔思琦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网友还在搜

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