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新编越剧《游子吟》在杭真情首演

2017-11-19 20:39 | 浙江新闻客户端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11月18日晚,由德清县委、县政府和浙江越剧团联合打造的新编越剧《游子吟》在浙江音乐学院大剧院真情首演。

冬夜,杭城,浙江音乐学院大剧院舞台。

灯光淡雅,柳条低垂。水墨江南古镇布景前,古朴简约画眉桥上,孟郊和母亲裴月娘依依惜别,深情凝望。婉转柔情的唱腔响起,眼前的一幕幕感动了台下千名观众,心情随着剧情起伏,悲喜跌宕。

11月18日晚,由德清县委、县政府和浙江越剧团联合打造的新编越剧《游子吟》在浙江音乐学院大剧院真情首演。

在我国,德清籍唐朝诗人孟郊的《游子吟》被传唱千年,家喻户晓。而在全面学习宣传贯彻十九大精神的当下,深入挖掘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的思想观念和人文精神,越剧版《游子吟》的推出更具有特殊意义。

在戏里,看到一生为儿做寒衣的“慈母心”

国家一级演员、浙江越剧团副团长、第26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王滨梅在剧中扮演孟母裴月娘。这是一个普通的没留下名字的古代妇女形象,也是该剧的灵魂人物。每次儿子远行,孟母都要唠叨几天几夜,都会彻夜缝制衣服,都要亲自送行到河埠头,一遍遍的嘱咐。

“第一次在舞台上尝试扮演中老年妇女,压力很大。”王滨梅坦言,当听到台下一次次响起的掌声时,她知道孟母的形象已经感动了观众,她成功了。

身为人母的王滨梅对剧中的“三送”情节感触很深。在德清武康村口,孟母两次送儿远行赶考,亲手送寒衣,一千个不放心,一万次唠叨叮咛;在江苏溧阳的河边,孟郊送身体不好、久病缠身、执意回乡的老母上船,当白发苍苍的孟母最后一次把连夜缝制的衣服交给儿子,登船挥手离别时,泪眼朦胧。对与错、是与非、爱与怨、曲与直、远与近,化作“慈母”手中的线,缝进儿子的寒衣里,缝进岁月的间隙里。

在人物刻画上,王滨梅充分展现了其深厚的戏剧功底和艺术造诣,把中国女性勤俭、贤惠、善良、温柔、仁爱的美德表现地淋漓尽致。当然,作为“梅花奖”演员,她那甜美的嗓音完全征服了观众。

在戏里,读懂一位游子的家国情怀

出生在德清武康的孟郊,自小丧父,家境贫寒。幸喜读书有天份,年纪轻轻即满腹才华、出口成诗。“萤窗雪案秋复春,只为常怀济世心。男儿趁得好东风,壮怀诗心凭青云。”十八岁时,孟郊首次离家赴京参加进士考试,却名落孙山,失败而归。此后,屡试不中,直到四十六岁才中进士,谋得江苏溧阳县尉这样一个小官。

“路迢迢,水清清,游子泛舟行。”从希望到失望到悲愤到惊喜到醒悟,孟郊在母亲一遍遍的唠叨叮咛声中,一次次离家远行。暮然回首,“渡口老,行人旧,惟有秋色年年新”,还有慈母黄昏中孤独的背影。

“这部戏的每一句台词、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场景都饱含着亲人之间的情感。”导演杨小青表示,和现在的大多数孩子一样,戏中的孟郊有着对美好前程的憧憬,又有遭遇失败后的灰心和自我放纵,夹杂着感情挫折带来的巨大痛苦。然而,在孟母的鼓励和爱心的感化下,孟郊终能以一颗感恩之心来回报母亲、妻子,用脍炙人口的诗歌抒发爱国爱家的情怀。

在当下,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正在被重新认识和重视,孟郊虽然在一千多年以前就离我们而去,但现存的500多首诗歌和《游子吟》的创作故事,足以流传千古。

在戏里,感受一户普通家庭的家教家风力量

新编越剧《游子吟》没有像其他名人戏一样展现人生风光和伟世功绩,而是以歌颂母爱的伟大,呼唤家庭美德和家教家风传承作为重点。戏里的故事就好像发生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这样的匠心独具可以让每一位观众找到戏中的“我”,找到情感的共鸣。

演出结束后,来自绍兴的大学生周棋、张曼莎等纷纷表示,《游子吟》里面的孟母就像是自己的妈妈,“以前妈妈天天打电话问这问那,老是觉得她们很烦,有时还会耍耍小脾气,现在想想有些后悔,以后要多理解妈妈,感谢妈妈的关爱。”

同时,《游子吟》豪华的演出阵容和精美的舞台效果也深深感染了这群年轻的观众,增加了她们对《游子吟》这首诗的理解,激发了她们对戏剧的热爱和对传统文化的认同。

据了解,孟郊是德清孕育的大批文化名人之一。这次,德清联袂浙越以孟郊的乐府诗《游子吟》为创作背景以及以孟郊和母亲的故事为灵感,历时近三年反复推敲打磨排练,最终顺利举行首演,将为德清的文艺繁荣和提升“道德高地”的知名度美誉度增添新的名片。

演出开始前,德清县主要负责人表示,“这将会是一部值得每位父母、孩子观看的传统戏。”看来,她说对了。

据了解,本次首演后,德清和浙越还将邀请崔伟、谢柏梁等国内知名专家学者进行专题研讨,使新编越剧《游子吟》得到进一步的完善和提升。

相关搜索: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