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聚合>正文

他用西湖牌缝纫机做出“布鞋中的爱马仕”

2017-04-18 07:06 | 浙江新闻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李林森用它做出了100000双布鞋,李林森的鞋铺在莫干山的瘐村老街上,李林森没想到。

西湖牌缝纫机,锈迹斑斑、陈旧不堪,在许多人眼里已经是过时的玩意。可是谁能想到,就是这么台破旧的缝纫机,李林森用它做出了100000双布鞋。

每天坐在临窗的位置,系上一块白色的围裙,伴着缝纫机吱吱呀呀的声响,李林森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淡漠的天光从窗户里漏进来,就这样日出日落,春去秋来,52年一瞬间。李林森没想到,缝纫机这一踩,一辈子过去了。

在莫干山,谁都知道有“三宝”,烧饼、面条、老布鞋。这老布鞋,说的就是李林森做的鞋。

李林森的鞋铺在莫干山的瘐村老街上,简简单单五个字——“瘐村布鞋店”,无需什么高大上的名头字号,手艺人,靠的是真本事说话。

李林森这手做鞋的本事,源自他的父亲李如贵。父亲出身杭州中山中路百年鞋店“边福茂”,当年老杭州人有句话:“头顶天,脚踩边。”意思是帽子一定要戴“天章”的,鞋子一定要穿“边福茂”的。

连毛泽东、周恩来,梅兰芳、盖叫天的布鞋,都是“边福茂”定制的。那时的“边福茂”在国人心中,不亚于现在的“爱马仕”。

后来日寇来袭,家道中落,父亲带着儿孙来到莫干山脚下,开了间小鞋铺糊口。没想到,那时候达官显贵和外国人上山,穿双皮鞋很不方便,这布鞋倒甚是合脚,慢慢地就有了名声。

父亲把这门手艺传给了他。“一技傍身,到哪都饿不死。”他相信这句话,于是,从19岁意气风发的少年,到70岁两鬓斑白的老者,一生专注,惟有一双布鞋。

许多人会说,一双布鞋有什么难的,可你不知道,光一双布鞋,就有22道工艺,糊布、衬布、剪样板、打鞋面布,每一道工序,都费神耗心。

一个简简单单的鞋底,针线密密麻麻地缝上上千针,惟有这样,柔软的布,才能成为坚实的鞋底。而像千层底的布鞋,更是煞费工夫,几十层布厚厚摞在一起,光是下针都要用上十足的力气。

屋内最古老的物件都与布鞋有着渊源,上百年的纳鞋板凳,从父亲手里继承过来的古老鞋楦。“曾有些人花大价钱买这些楦木,这可是父亲留下的,不能卖。”李林森说。

原先李林森都是到杭州采购鞋楦,“那时杭州有两个人做鞋楦,一个在众安桥一个在南星桥,现在都没人做这玩意儿了。这些鞋楦用烂了,就再也没有老布鞋了。”

李林森店里唯一值点钱的工具,就是一台西湖牌缝纫机。缝纫机是上世纪80年代买的,掀开盖板生产日期都清晰可见,113块7毛钱,李林森还记得那时的价格,就这么台缝纫机,一直用到现在。

虽然在莫干山经营一家小鞋铺,但他们一直秉承老手艺人的态度,每道工序,都不敢马虎怠慢。李林森还记得父亲当年的话,“做鞋就是做人,鞋做得不好,人穿在脚上,在心里骂你。”

从早晨5点就开始做鞋,有时候晚上还要在灯下缝鞋底,一天最多也只能做四双鞋,算下来,这辈子做了10万双的鞋。有许多人,甚至从温州、上海赶来,就为了买他一双鞋。

也有人给他支招,不如把一些工序改用机器,这样产量能做出来。他一听就直摇头:“用机器做布鞋,那是糊弄人。我做的鞋,就得用手工去做。”

也有人建议他做广告、搞品牌,他却觉得很费解:“什么叫品牌,牌子就在每个穿的人心里。”认真做好每双鞋,就是最好的广告。

作为一个老手艺人,他有手艺人的自尊和脾气,价格一张A4纸挂墙上,想买的自己看价格,如果有人要还价、要试穿,他犟脾气就上来了:“这些我都一针一线做出来的,不买可以,别跟我讲价。”

李林森已经70多岁了,再过几年也快做不动了,这门手艺也将要失传,许多客人来了一买就是十双,“再过几年,就再也穿不到布鞋了……”

许多亲戚朋友都说他傻,不去做点别的,非要去做这不怎么来钱的营生。他却说:“我就是个手艺人,做鞋,就是我这一辈子的事。”莫干山脚下,他守着这家鞋铺,也守着最后的手工布鞋技艺。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