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聚合>正文

父与女 一场对海宁皮影的生命接力

2017-08-12 11:55 | 嘉兴日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这些年,海宁皮影艺术团用众多经典和新创作品为观众展现着传统民间艺术持久的生命力。他们以海宁、嘉兴为原点,走向浙江,走向全国,走出国门,不断再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神奇,也不断收获着人们的褒奖。

双玉珏

8月5日,周末傍晚时分。海宁南关厢历史文化街区。

下午的一场雨,没能压制住空气之中的暑热。海宁皮影戏演艺中心大厅里,冷气开得挺足,但坐等演出的一些人仍不时摇动着手中的纸扇。

18时30分,主持人宣布演出开始,刚刚到场的人张望着,发现已找不到空座。

红色的幕布徐徐拉开,乐曲响起。白得晶莹剔透的幕布一角,一只乌龟从水下冒出头,缓缓爬上一块石头,脑袋一伸一缩,悠然自得。正当它惬意地悠闲享受之时,一只白鹤从空中飞落,恰巧踩在龟背之上……

这个开场节目,是海宁皮影艺术团的传统剧目《龟与鹤》。许多人一边观看,一边用手机录制幕布上的精彩瞬间。

演艺中心大厅外,也有人在录像。一位中年人紧靠着后台的窗户,隔着玻璃,把皮影戏演员幕后操作的“秘密”录进手机里。他一边录像,一边和贴着窗户向里张望的妻子说:“我觉得在后面看更有意思!”

住在附近的夫妻二人常在晚饭后来南关厢乘凉逛街。他们说,这里的皮影戏早已看了不知多少回,但每次看都觉得挺新奇。

当晚的第二个节目是《孙悟空大战牛魔王》。主持人报完幕,台下响起一阵掌声。看来,孙悟空的戏,不仅孩子喜欢,成年人也很期待。

随后的经典剧目《鸡斗》结束后,轮到《孙悟空大闹龙宫》压轴上演。就在人们鼓掌的时候,突然,电跳闸了。

海宁皮影艺术团团长沈凤娟(左)指导演员

演出无法继续。黑暗中,有观众大声问:“下一次什么时候演?”

正在疏导观众退场的皮影艺术团团长沈凤娟回答道:“每星期五、星期六晚上六点半,都演的!”她略带尴尬地对离开的众人解释:“平时很少遇到停电。估计是门口的广场上正在搞商演,负荷太大了。”

虽然有些小小的遗憾,不过,沈凤娟挺开心,她说,皮影团门口,有开发公司正在搞演出,歌舞演得很热闹,但进来看皮影的人仍然很多,演艺中心大厅里,过道都站满了人,人们对皮影戏的喜爱程度可见一斑。

愧疚

南关厢目前是海宁皮影艺术团的基地。这里除了拥有一个百余平方米的演艺中心,还有一间介绍海宁皮影艺术的资料馆。临街的几间房,一楼是皮影造型制作工坊,兼有展示和销售的功能,二楼为办公用房。

三盗呼雷豹

2015年10月,皮影艺术团迁到南关厢之后,每周两场的演出没有停过。平时,演艺中心主要用于平日的排练,许多新戏都是在这里从剧本最终成为成熟的节目。

沈凤娟说,现如今,艺术团日常性演出是在盐官古镇及乌镇东栅景区。盐官古镇的演出已经持续了十余年,在艺术团最困难的那几年,盐官是剧团唯一的舞台。只要有三五结队的游人到演艺厅坐下来,后台就一声招呼,打开幕布,表演开始。乌镇的演艺厅位于东栅修真观,每天从上午9点半到下午4点半,共演10场。乌镇景区游客众多,场场爆满。

“我们是去年10月入驻乌镇的,景区每年固定给剧团经费。也就是从那时起,皮影剧团的日子不像先前那么难过了。”沈凤娟成为海宁皮影艺术团的“当家人”,已有近八个年头,曾经那些年,“钱”一直是让她倍感煎熬的一件事:“团里的人要生活,大家收入总是很低的话,心也难聚拢,剧团就没法谈发展。好的是,最近这些年海宁市对非物质文化项目越来越重视,通过政府购买的方式保证了演出数量,在剧团的剧目挖掘整理、创新方面,文化部门也有投入,再加上各种获奖奖励,和我父亲那时候比,我的压力小了很多。”

沈圣标(右)开心指导皮影戏演出

提及父亲——已经过世的皮影艺术团老团长沈圣标,沈凤娟说自己总感觉有许多愧疚。

2004年,曾身为浙江皮影木偶剧团乐手的沈圣标转让了生意红火的门窗厂,和先前的几位剧团老同事一起,创立了纯粹民间的艺术团体——江南皮影艺术团。

艺术团初创的当口,沈圣标检查出患上了鼻癌。

那个时候,沈凤娟在周王庙镇有一家制衣企业,已经经营近20年。为照料不时到医院进行放化疗的父亲,她渐渐退出了企业的经营管理。

但沈圣标仍带病为皮影团奔波忙碌。沈凤娟和妹妹都劝父亲不要再操劳,沈圣标不听,他对女儿说:“如果海宁皮影戏在我这一代手里消失了,我就是一个罪人。”

既然父亲乐意做这件事,就由他吧!

“现在回想,我感觉对父亲的关心太少了。当时,皮影团有那么多困难,我却不是很清楚。”沈凤娟说,直到2009年5月底父亲去世,在整理遗物的时候,翻看父亲留下的一些文字,她才知道,为了剧团的生存,父亲一直承担着巨大的压力。

2008年之后,由于病情日渐加重,沈圣标已无力再为皮影剧团操劳,剧团演出经营等事务陷入了半停顿状态。

接棒

父亲弥留之际,沈凤娟从没想过会将他遗留的事业继承下去。

思想的转变,发生在老人过世之后。

“父亲去世后只有十几天,授予他‘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证书发下来了,江南皮影艺术团同时被评为了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基地。我代表他去领的。看着这些荣誉,我才开始思考皮影艺术在父亲心里的地位。”那个时候,父亲离世前一两个月,沈凤娟目睹的一幕又浮现在她眼前——

重病的父亲当时已经常常思维不清,她和妹妹有时凑近询问:“你认得我是谁吗?”父亲愣着想想,然后憨笑着说:“看上去好像很熟,但想不起来了。”

然而,沈圣标和前来探望的皮影老艺人徐二男聊起皮影戏时,却像是没有病的样子,聊着聊着两人就一起哼唱起皮影戏曲牌,长长的乐曲,也丝毫不出错漏。

事后回想那一幕,沈凤娟才明白,父亲早已把皮影戏彻底融入了自己的生命里。

江南皮影艺术团走了老团长,完全到了濒临倒闭的边缘。此前,嘉兴月河街区的合同没人去续签,在月河表演的小团队散了伙;长时间没有商业演出,剧团的财源也面临着枯竭。看着父亲最牵挂的事业危在旦夕,沈凤娟的心受不了:剧团还得继续办下去!

2009年9月,原本打算回制衣企业的她,带着剧团仅剩的六七个人,重新上路。

聚宝瓶

如何才能让剧团走出困境?沈凤娟凭借自己多年的经商经验作了一番总结:首先要通过各种方式保证演出数量,维持住剧团最基本的生存;要不断培养年轻艺人,否则人员无法满足演出场次增多的需求,同时必须创新“产品”,创作出更多新的剧目,让皮影戏拥有更强的生命力;海宁皮影艺术要想发扬光大,品牌宣传自然不能忽视。

为了寻求更多的演出机会,沈凤娟跑政府、跑景区、跑企业,得到了更多的送戏下乡采购订单,也争取到了更多的政府项目支持。每年,剧团通过招聘,不断补充新鲜血液,为承接更多的演出打下了基础。她执掌剧团第二个月,新剧目的编排工作也启动了。

在徐二男、张坤荣、林关荣、马胜英等许多老艺人的帮助下,沈凤娟和皮影团渐渐重新站稳了脚跟。如今,海宁皮影剧团由当年的7人,已经发展到28人,还冒出了众多二三十岁年轻人的面孔,他们成了皮影艺术得以传承发扬的新生力量。

引路

作为老前辈,78岁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张坤荣自然是年轻人的引路人。作为江南皮影艺术团的创始人之一,张坤荣陪伴着剧团走过了十几年的风雨和坎坷。看着皮影团如今的气象,张坤荣从心底里高兴。

周末的演出开始前,张坤荣在后台没闲着,手把手,仔仔细细为年轻学徒传授操作的技巧。演出当中,“孙悟空”一只臂膀的竹竿从皮影件上意外脱落下来,张坤荣立即用竹尖顶住皮影,顺利完成了表演,台下的观众丝毫没有看出破绽。

年事已高,张坤荣的听力有所下降,但他觉得并没有妨碍到自己在台上的表演。“当年的浙江省皮影木偶剧团里,我是纯粹的操作演员,在表演方面下的功夫最深。这两年,我主要的精力是放在剧目的挖掘整理和创新上,再帮帮年轻人。”如今,张坤荣的徒弟汪志良等人已经成了皮影团的骨干。

皮影人物

唐芳明是目前剧团里年龄最小的一名演员,这个21岁的女孩今年3月刚刚入团,如今还在学徒阶段。和她同时来到团里的,是二十出头的张斯阳。

小唐是海宁斜桥人,去年职高毕业后,做过一阵淘宝生意。今年初,她在58同城网站看到海宁皮影艺术团招聘演员的信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报了名。

“我以前没学过表演,加入皮影团,是因为觉得皮影戏不仅有趣,而且对我们海宁来说有着挺重要的意义。作为海宁的地方文化,我们有义务传承下去。”实习期,唐芳明月收入只有2000多元,不过,她对此并没有抱怨,“等过了这几个月,工资还能涨一些。现在最重要的是学好操作技术,以后上台表演多了,收入自然会高起来。”

站在银幕前观看皮影戏的时候,唐芳明不觉得操作表演有多少难度,但师傅们真正手把手教起来,小唐就体会到不是那么简单。“看上去无非是童话剧的小动物和人物,但要把造型演活,就不容易了。幕布上的活灵活现,需要靠后台演员手上的技巧,而且,动作要和音乐配合好,节奏、分寸都得掌握好。更何况有那么多人物、造型。”

几个月下来,唐芳明已初步学会了一两个剧目的演出。她说,学进去了,对皮影艺术就更多了一份感情。

郎章铭的爷爷是海宁皮影戏郎家班第四代传人。2009年1月,郎章铭大学毕业前夕,来到江南皮影艺术团实习。因为爷爷的缘故,他对皮影戏有着更深的情感,毕业后放弃了大学所学专业,在皮影艺术团最艰难的时候毅然投身到祖辈的事业之中。

没多久,皮影团里其他的年轻人陆陆续续离开了,只剩下郎章铭一个。“他们选择离开,我能够理解,毕竟那时候一个月只有1000多元的收入。” 

经过将近10年的锤炼,郎章铭已经成为皮影团年轻的骨干。艺术团绝大多数剧目,他都能顺利上手,锣鼓技艺也日渐成熟。如今,郎章铭另外一个身份是团长沈凤娟的助理,负责日常的商演洽谈、资料整理工作。郎章铭说,艺术团虽然规模不大,但管理上需要正规,资料整理、对外宣传对于这门艺术的发展非常重要,皮影团的人不能只知道在台后表演。

创新

2010年,海宁皮影艺术团加入了中国皮影木偶艺术学会,这个学会汇聚了国内几乎所有的地方皮影艺术。参加了多届学会汇演、艺术节活动之后,沈凤娟发现,学会中的许多外地民办艺术团都存在一个问题,就是老龄化严重,剧目单一。她庆幸自己通过几年的努力已基本上完成了新老交接。

“学会里七八十家艺术团,民办的几乎占一半。国有院团自然没法比,他们在经费、人员上都十分富足。民办的团体,许多都比较艰难。有些艺术团平时没有固定的演出,只是在参加艺术节的时候才临时集合起来,不少皮影团的成员清一色是七八十岁的老人,剧目一成不变。如果这样发展,地方皮影艺术很难持续很久。”沈凤娟说,海宁皮影艺术团目前青年演员占到60%,剧团每年都在挖掘传统剧目,并不断创作新剧。现在,海宁皮影剧团已从最早的4部剧发展到150多部,其中传统剧目110多部,童话剧目20多部,神话剧目近20部,皮影影偶从原先的30多件道具发展到1000多件,影偶的制作也更加精细、复杂,角色的表现力更显惟妙惟肖。代表性的新剧目包括《水漫金山》《小花猫钓鱼》《最美皮影系列》《南天国》《西游记系列》《带着婆婆去改嫁》《人蛇千古情》《石井仙踪》等。

剧团在乐曲编排上也进行了诸多革新。先前皮影戏乐队主要的乐器只有二胡、唢呐、梆子、锣鼓等,如今,扬琴、琵琶、陶笛、中阮等民族乐器也加入进来,使表演内容、演出形式变得更加丰富。

在编排创作新剧目时,海宁皮影艺术团的老中青三代都特别重视海宁地方文化的挖掘。结合海宁民间故事和民间传说,剧团编排出了《灯彩传奇》《占鳌镇海》等地方性剧目,让海宁皮影的“海宁”烙印变得更加醒目。

2016年9月,海宁皮影艺术团在卡塔尔中国文化年演出。

这些年,海宁皮影艺术团用众多经典和新创作品为观众展现着传统民间艺术持久的生命力。他们以海宁、嘉兴为原点,走向浙江,走向全国,走出国门,不断再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神奇,也不断收获着人们的褒奖。仅从2012年起,皮影艺术团的剧目和演员便已获得二十余个奖项。

作为艺术团团长,沈凤娟只是粗通皮影表演,偶尔应急时才客串一回。不过,对于皮影艺术的情感,早已植入她的心中。在一双巧手调动“千军万马”,两根竹竿演绎喜怒哀乐的皮影戏表演中,沈凤娟会不自觉想起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光。

她说,无论如何,她都会和几代皮影艺人们在一起,共同担起文化传承的责任,把海宁的皮影艺术传下去……(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原标题《父与女  一场对海宁皮影的生命接力》,原作者刘艳阳)(完)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