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聚合>正文

留住手艺 新昌打造乡村露天博物馆

2017-09-13 09:58 | 新昌乡旅微信公众号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有这样一些老手艺匠人,至今还在继续着他们对手艺的执着,记录着岁月、诠释着文化,他们始终保持着那份心和手的温度,要去留住手艺,留住文明的记忆。

有这样一些老手艺匠人,至今还在继续着他们对手艺的执着,记录着岁月、诠释着文化,他们始终保持着那份心和手的温度,要去留住手艺,留住文明的记忆。

为了留住一座精美的千年古村,留住老家胡卜,我们邀请了中国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研究中心,打造中国首座乡村露天博物馆。村落保护中心团队分别于2017年5月、6月、8月三次走访新昌真诏、耦岸、西坑等古村,寻找正在慢慢消失的传统老匠人与手工技艺。

老木匠

木工工艺是一门传统而古老的手艺,然而在今天,愿意学习这门技艺的人,已经越来越少。面对大工业时代,无惧冰冷机械,静默地将巧妙匠心注入每一件独一无二的手工作品之中。因为手工的温度出自于心,它承载着手艺人的满满诚意。这份几乎快被遗忘的传统工艺,其实不如说是一种执着的匠心。

铁匠

古村中有打铁铺,与60多岁的老师傅攀谈起,记得那天他刚忙完手上的活准备休息,他做的是父辈遗留下来的营生,兄弟两人都成了铁匠师傅,为当地农民打一些镰刀、锄头、钉耙等农具。打铁是件十分辛苦的行当,在熊熊的火炉边工作,夏天好比蒸桑拿,而冬日里手又容易被冻伤,所以孩子们现在都不愿意继承他的衣钵,也只有他的老伴在他的身边做做助手。

篾匠

在真诏村,一名男子正忙着手中的活——竹编。一旁堆着刚从山上砍下来的竹子,根据需要把它劈成大小不一的竹条,或是做竹篮、箩筐用,或是做筛谷、竹席用。编制的小竹篮50元一只,精巧耐用。做这么一个篮子需要花上半天的时间,而他从事的这门手艺亦已有40多年了,家乡的人都称他为篾匠师傳。

棉花匠

在澄潭老街的街尾,有人在弹棉花,传来一阵阵“篷篷篷”的声音。走进店内一看,桌上堆着一摞刚弹完的棉花絮,店主独自一人操持着机器忙得不亦乐乎。他说,以前这里的姑娘出嫁前,总会到他那里弹上几条棉被,有八斤重的,十斤重的,也有十二斤以上的,每逢节头节面或是下半年天冷的时候,店铺里更是一番热闹忙碌的景象,并且需要好几个帮手来一起做活。可如今大家都去商场商店或网上购买棉被了,自然生意也清淡了许多,所以只有他一人便足够了。

剃头匠

一身手艺,一副挑子,就是一辈子——剃头匠。随着时代的发展,曾经随处可见的剃头匠,已悄然退出历史舞台,他们代表的,不仅仅是一门技艺,一个身影,更是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一个时代、一群人的记忆。

磨刀匠

磨刀人的行头是一条长凳,一头固定一粗一细的两块磨刀石,凳腿边吊个水罐。凳子的另一头则绑着坐垫,还挂了一个旧包,装些简单的工具:锤子、钢铲、砂轮、水刷、水布。寂静的午后,手艺人“磨剪子幺磨白刀(菜刀)…”的长吆喝似乎总出现在午睡的梦里。

一份老手艺,是一种文化的体现,也是对中华文化的的一种守护。在急剧发展的现代生活中,用我们的努力,守住一份传统,留住一种老手艺。(完)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