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聚合>正文

浙江天台足浴店大火烧伤99%小伙出院:做了18次手术

2017-10-11 07:16 | 钱江晚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他在这里躺了225天,做了18次手术。一次次地死里逃生。如今,在新的人生路口,他还将面临艰难的康复。

   小朱终于出院了。9月21日一早,他戴了一顶帽子,躺在推车上,缓缓告别浙医二院。

他在这里躺了225天,做了18次手术。一次次地死里逃生。如今,在新的人生路口,他还将面临艰难的康复。

“慢一点,慢一点”,和他父母一样,陪伴了他大半年的医生任海涛这样叮嘱。“现在天气凉了,多穿点衣服。”

任海涛医生(右一)送小朱出院。院方供图

这个病人,将成为他一生的牵挂。

24岁的小朱已经从父亲手里接班,经营一家家具厂,他们一家常年在外地生活经商。改变他命运的,是老家的那场大火。

今年2月5日,天台足馨堂足浴店突发大火。事故造成18人死亡,18人受伤。小朱就是其中最严重的伤者——全身III度烧伤面积99%。

大火的噩梦

小朱的噩梦大多是火。

对于朱家来说,即使时光可以重回,谁也不愿意回到那个悲伤的春节。

2月5日,天台县城正洋溢着春节的气氛。和往年一样,小朱一家回到了老家过年。

很多年前,父亲就到了郑州做家具生意,每年很少回家。两年前,大学毕业的小朱接过了父亲的班,管理这家家具厂。

很快,工厂的生意盖过了父亲的时代。和很多90后相比,他特别勤奋,每天早出晚归,和工人们在一起。

一年前,他还买了一辆进口的宝马,他特别喜欢这辆车。只是谁也没想到,这次开心的春节之旅,改变了他的人生。

这天下午,他和几个同学走进了“足馨堂”的足浴店,他们是在一楼汗蒸,这也是大火的源头。他们聊着天,爆炸和大火就扑来了。

他的几个同学没有出来。

小朱离大门口很近,但还是来不及,被火扑倒了。他爬出了大门,幸好脑子是清醒的,他忍着剧痛,借别人的手机给父亲打了个电话……

“痛,痛,痛!”,他被送到了天台人民医院抢救时这样喊着。99%的烧伤,让医生们也感到十分棘手,经过一个紧急手术,第二天,在交警开道下,小朱被送到了浙医二院。

这一躺就是大半年。一开始他是昏迷的,醒来后,谁也不想让他回忆那一幕。他忍受了怎样的痛苦,才爬出了烈焰火场?

有一次,医生任海涛和他聊天,聊起他的伤势,小朱说起了这个经过,他情绪还稳定。“他是个坚强的小伙子,我很佩服他。”任海涛这样说。

那些日子,小朱也常做噩梦,他告诉自己的医生,经常梦到大火。

“你要坚强,早点好起来。”任海涛这样和他说。

病房的玩笑

虽然是一个严重烧伤的病人,但小朱还是挺坚强的,也有着90后的个性。

在病房里,他还经常和医生开玩笑,有说有笑,特别会聊。“我们都不敢和医生开玩笑”,他父亲这样说。

有一次,任海涛问他,“小说鬼吹灯看过吗?”

“早看了,看了好几遍,还有盗墓笔记,就是有点假……”

小朱喜欢看小说,金庸的,还有各种玄幻的。也喜欢喝各种饮料,“护士,我要喝养乐多”,“护士,我要喝脉动”……即使是,喝下去了又吐。

有时候,一整夜,护士一个人都是为他在忙,大家觉得,他乐观而可爱。后来,医院给他安排了一个男护士,小朱叫他“勇哥”。

有一次,任海涛和他聊天,“小朱,你有女朋友吗?”

“还没有啊!”

“真的假的,你都开宝马的,怎么会没女朋友?”任海涛这样和他开玩笑。

“真没有,涛哥,平时我在厂里很忙,找女朋友的时间也没有。”小朱说,他十几岁开始就独立生活了。大学毕业后,他就接手了父亲的家具厂,开始二次创业。

任海涛觉得这个年轻的病人也不简单。

小朱对未来的生活还是充满了向往。任海涛不忍心告诉他现实的残酷。

比如小朱问过他,涛哥,你说出院了以后,我还能开我的宝马吗?

任海涛只有这样鼓励他,你要好好康复,即使开不了,你总还能坐啊。任海涛会给他打“预防针”,告诉他,烧伤的康复需要长期的坚持。

坚强的父母

“我眼睛也花了,耳朵也听不清楚。”出院的前一天,54岁的老朱一脸疲倦,揉了揉眼睛。对他们来说,这么多天的煎熬同样像一场噩梦。

这大半年来,老朱夫妻日夜伴着儿子,盼他早日醒来,出院,开始新的生活。他们躺在过道的椅子上睡过,也租过房子。

儿子还在重症监护室抢救的时候,夫妻俩只能在椅子上休息,有时候是在楼下的连廊上。好多次,凌晨三点,任海涛做完手术下班回家,还能看到他俩在椅子上打盹。

后来,夫妻俩在边上花2000元钱,租了一个小单间。

转到病房后,两人就和儿子一起都睡在了病房,一个横的一个竖的,两张躺椅。

小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醒,一会醒,就要挠痒,又要大小便,夫妻俩轮流着伺候,都没休息好。两个人都照料不过来。“就像养小孩子一样。”

有一次,老朱说起一个事,小朱的宝马车不要卖掉,以后,他还要开的。听了这话,任海涛也蛮难受的。他就找了网上的烧伤病人的照片给他们看,一样告诉他们,烧伤需要长期照料,要做好心理准备。

一开始,任海涛也以为老朱夫妻有种“无知”式的坚强。他们不知道这么严重的烧伤会带来多大的创伤吗?不仅是生理的,更有心理的。

每次抢救时,他都会找老朱夫妻谈话,每次一两个小时,他们的坚强也出乎他的意料。“自己的孩子,肯定不会放弃,不管以后怎么样,只要人活着,都没关系。”

渐渐的,任海涛也被这种伟大的爱所感动。这种一开始他认为的“无知”,其实就是深沉的爱和信念。

在此后每个棘手的手术面前,这也成为他坚持的动力。“一次次的手术太难了,还是未知的,有时候我也想到过放弃。”

出院前,老朱专门来向任海涛道谢,这么多天,辛苦你们了。

任海涛觉得,他看起来很累。

康复训练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出院后,小朱被送往专业的康复医院。

当然,重要的还有心理的康复。毕竟,无论是谁,都希望小朱能走入社会。

出院前,医院也给小朱安排了心理医生,医生说,状态还挺好的。早些时候,任海涛就给小朱做了一些心理提醒,免得他心理落差太大。

“躯体只是人的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是精神,你看霍金,他虽然坐在轮椅上,但他的精神力量有多大。”任海涛这样举例,鼓励他。

任海涛还经常讲他救治过的一个例子。义乌火锅店里烫伤的那个女孩,现在他们还有微信联系。“你看那个女孩康复的好,现在都出国留学了,还给我发了走楼梯的视频,所以一定要乐观要坚强……”

9月21日终于到了。老朱已经早早办好了出院手续,也找好了车子。大家推着小朱出了病房,这是一个晴天。

大家挥手告别,都祝愿着这家人,能够继续乐观、坚强地生活。

他的几个同学没有出来。小朱离大门口很近,但还是来不及,被火扑倒了。

(原题为《III度烧伤99%的小伙终于出院 他从火场里爬出来,在医院躺了225天,做了18次手术 虽然还经常做噩梦,但他开朗乐观,还会给医生讲冷笑话》史春波、方序、鲁青/文)(完)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相关搜索: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